<< 1 ...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[18] 
点击: 1013754  回复: 895  已被1296人收藏

 前女友突然约我见面。。。

1327
258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460

到了晚上,我们特意到了南乔去吃饭,倒不是因为东乡没餐厅,而是为了避人耳目。

 

在包厢了,我和赵阳三人组以及海强一起赴宴,吃饭的有两个文官团体的人,他们都是财税方面人才,年长的叫老董,年轻的叫小陈。

 

我们吃了一会,喝了点酒,他们话开始多了,说着说着,老董哭了起来。

 

我们急忙安抚他,询问他出什么事情了。

 

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:我有个女儿,人很好的,聪明又勤劳,谁想找了个男人是个赌鬼,而且不务正业的没工作,还经常家暴!前几年和他离婚了,可他一直来骚扰我们,我们动员了点力量让他因为赌博被抓,可最近被放出来了,又来骚扰我女儿,说不给他100万,别想安生!

 

我说:这简直就是无赖!打女人,讹诈女人的人渣,我见一次灭一次!

 

老董急忙到:阿康,我知道你很有本事,背景很深,我能不能求你帮我一把,把这个人渣给解决掉!

 

我急忙到:老董啊,现在犯法的事情可不能做了,又不是80年代,可以随便搞人的。

 

他说:我知道不能随便搞人了,但你能帮我想想办法吗?多少钱我都出!

 

阿宸对我使眼色,然后劝说到:老董你真是糊涂了,以为我们拍电影啊,这又不是洪兴。

 

小陈也帮着劝,老董才没继续说下去,但看他样子,还是想求助我们的。

 

吃饭间隙,我和阿宸到了厕所,我询问他怎么办。

 

他说:文官想求助我们,这是个机会,但不能搞出大事,不然得不偿失。

 

我点点头,说到:一会送他回去,然后和他谈。

 

他说:好嘞。

 

吃完饭,我们就送他们回去,当我们把老董送到家附近的时候,我们在车里对他说:你说的事情,我们心中有数的。

 

他急忙到:那你们能解决我的麻烦?

 

我说:我们不搞人命,但可以帮你教训一下那个人渣,不过这事情不是100%的。

 

他说:我知道,只要能帮我出手,我就很感谢你们了。

 

我说:以后你能带着文官,一起倒向连滨吗?

 

他犹豫起来,说:这个。。。你也知道,本地势力很大的。

 

我说:我知道,但若是我们联手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

阿宸也说:豪强们也不是铁板一块,我们已经和他们中一些接洽过了。

 

他惊讶的看着我们,思索很久,才说:只要你们能帮我办成这件事情,以后我会想办法帮你们的。

 

我说:那就说定了,如果你要是食言的话。。。。

 

他急忙到:如果是食言,就让那人渣一直来骚扰我们!这誓够毒了吧!

 

我笑到:不用如此的,你真是言重了。

 

告别了老董,我们开回了别墅。

 

到了别墅后,我和四人组开了个会。

 

赵阳说:这件事情很好办,就让哥几个打断他的腿。

 

我说:你别老是想打打杀杀了,现在我们这一行也要求与时俱进,要文明,知道吗?

 

阿宸说:我看这个事情还是威胁一下,让那个前夫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。

 

我说:万一那人报JING了怎么办?

 

他说:找几个人拉他到偏僻地段,然后动刀动枪随意,反正就是吓唬他,我们都蒙面行事,他报告谁啊,再说乡下地方很多都没监控的,要威慑他一下,那还不容易?

 

我问:就威慑一下,不动手?

 

他说:不需要动手,我们目的是让他远离老董女儿,不是做掉他,谁会为了这点钱去干掉一个人啊,又不是杀父仇人。

 

我点点头,说:就这样吧,去威慑一下他,他要是不识时务,就废了他。

 

阿宸说:那派谁去呢?

 

我看看赵阳,他貌似很期待的,我说:你答应我,不过度使用武力?

 

他笑着说:我一向爱好和平,怎么会使用武力呢。

 

我思索一会,说:这事情非同小可,办好了以后文官们就会陆续倒向我们的,所以你不能掉以轻心。

 

他说:我对付其他人可能没把握,但对于这种人渣无赖,我有的是办法,你忘记我是哪里出生的!

 

我笑到:忘记了,你对于人渣有奇效!那好,就交给你去办,带上小猪、大力还有小虎子。

 

又聊了会,大家都走了,就阿宸还在。

 

我问他有什么心事,满脸愁容的。

 

他说:我怎能不愁,想想现在是做保安,收编了,但我们做的事情,和以前有什么区别?

 

我笑了,然后说:人啊,要学会变通,以前是没执照的流氓,现在有执照了,持证上岗。你最好习惯这样的生活,因为现实社会,这点事都不算事!比这更黑的还多着呢。

 

他点点头说:希望有一天,我们能更正常的工作。

 

我拍拍他,说:希望这一天早点到来。

 

等他们全部走后,我自己一个人在想,自己为了寻找grace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否值得?亦或是grace已经成为一个抽象的形态,是我追逐的遥不可及的梦?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0-12 21:57:00
425
32
来自:上海.虹口
注册:2014-08-03
发帖:45+545

个么你吃饱了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不到山上平均水平
2018-10-12 22:15:24
7
0
来自:保密
注册:2018-10-09
发帖:0+0

快更啊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这个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...
2018-10-14 00:38:45
4292
174
来自:上海
注册:2007-05-17
发帖:106+9580

写完了?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身高OUT,學歷OUT,賣相OUT,家境OUT,收入OUT 有五個O的特奧運動員漂過。。。。 我是一只OUT MAN,O啊OUT MAN
2018-10-14 07:16:37
1331
260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473

第二天,我到了酒厂,和几个销售沟通一下,然后到厂长室找张皓谈。

 

和他谈了一会,发现酒厂的酒销量还不错,但还是要再接再厉。

 

我说:现在关键要让很多小酒吧和小餐饮也知道我们的酒,这样可以扩大销路。

 

他说:如果你们还在直北就好了,这样可以打通关节。

 

我说:没事,我们在这,也可以打通的,让海强跟着二师兄他们去跑酒吧,海强,阿龙,都可以来帮忙,还有水鬼、烟鬼,阿三他们。

 

他说:那好,我这就安排人,然后让几个兄弟跟着,一起去办事,有社会人参与,我们遇见的阻力会小一些。

 

我笑到:会有什么阻力,现在是法制社会嘛。

 

我到小天才的办公室,发现他正在忙网点。

 

我问:怎么样了,刷单刷的有结果嘛?

 

他说:你别胡说呀,就刚开始的时候,找哥几个刷了一些,现在都靠桃宝力量送来客户了。

 

我说:真有那么多人来买?

 

他给我看了订单,然后告诉我,从新江到长三角,我们的客户遍布全国,每个月5.6万的纯利了。

 

我说:乖乖,真不得了啊。

 

他说:现在是网联网时代,很多过去没法做的生意,都能通过网络做的。

 

我说:这很不错,你好好经营我们网店,争取利润再翻翻。

 

他说;那要增加投入,比如流量和各种优惠。

 

我说:你放心干,我完全放手让你去做。

 

他说:好,我试试能否再多做些销售额。

我回到了办公室,正在看资料,突然有个人找到了我。

 

我仔细一看,这人不是本地豪强之一的老朱吗?

 

我问老朱有什么事情,他欲言又止的,然后问我下班后是否能到他家吃顿饭。

 

我说:没问题,下班就去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0-16 22:38:55
1331
260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474

下班后,我和老朱一起到了镇上。

 

他家就是农民别墅,也就是宅基地。

 

进入后,他让家里人做饭,然后泡杯茶给我,和我闲聊起来。

 

晚饭吃饭,都是农家菜,也有几个菜饭店里买来的,老朱的儿子也一起吃,看上去20多岁年轻人,大学刚毕业的样子。

 

吃完饭,老朱家人给我们端上水果,然后就把盘子撤了,就剩下我们两个人。

 

我说:你找我什么事情,请明示。

 

他思索了一会,说:有件事情,我不知道该不该讲,这事情让我们很为难。

 

我说:什么事情呢?你不说我怎么知道。

 

他说:他们都说你很有本事,能帮大家办一些棘手事情。

 

我笑到:那都是谬赞了。

 

他说:我儿子你也看到了,很老实的,人也很好,他谈了个女朋友,家是市区的,在冥行那边。

 

我心想冥行居然也算市区?不过我买的房子在宋江蛇山,也就没资格说冥行的问题了。

 

他说:我儿子对象,人很好的,小姑娘很老实本分的,但是天有不测风云,小姑娘父母出车祸了,全部去世了。

 

我说:所以?

 

他探口气,说:小姑娘的亲戚现在要来分遗产,独生子女居然没有全部继承权,要把父母财产分一部分给七大姑八大姨,你说这事情合理吗?

我说:不合理但合法。

 

他说:是!不合理但合法,合法但还是不合理啊!我们这一代人养一个孩子不容易,临了所以财产还要分给外人,你说这是什么个事?

 

我说:确实很糟糕,我父母的财产要是分给亲戚们,我连杀他们的心都有了。

 

他说:是呀,当初响应号召只生一个,不求这一个有多好待遇,但至少基本权利要得到维护吧?试想一下,父母省吃俭用买的房子,居然要给一群平时没有交集的亲戚了,这不是抢劫是什么?

 

我说:那和他们亲戚谈过吗?有没有和解的可能?

 

他摇摇手,说:她的亲戚都是一群白眼狼,而且都死要钱,不可能和解的。

 

我说:那你找我,是想用非常手段,对付非常之人吧。

 

他点点头,说:是的,我想过很多办法,但都没有把握,只有靠你了。

 

我想了一下,说:我也没有完全的把握,但至少我会尽力帮你,但有件事情也请你帮我。

 

他问:什么事情?

 

我小声说:以后连滨在东乡,就要靠你们这些老乡多加支持了。

 

他说:我们在东乡势力也不大,只是一般人家,真正的大家族,势力比我们强大的多了。

 

我说:我知道,但只要有东乡的土著投靠连滨,那就会带来示范效应和连锁效应,今天你老朱支持连滨,明天他老林老沈就有可能支持连滨,以后支持他的人越来越多,他在东乡的力量也越大,这样就能给东乡老百姓办实事办好事了,最终受益的还是你们东乡人啊。

 

他思索一会,说:道理是这样没错,但是。。。

 

我说:我尽量帮你,也请你帮我,大家互相帮助不是么?

 

他点头,说:只要这件事情办好了,我以后就是连滨的坚决拥护者!

 

我说:那我们就说定了。

 

回到别墅,我把事情和四人组说了,还对他们说:这件事情一定要办好了,这可以成为一个典范,让那些东乡的豪强和我们合作的契机!

 

海强说:这次人太多,七大姑八大姨的,而且都是小市民,不太好办。

 

我说:最坏打算,就是全部扔黄扑江里了,还能坏到哪里?

 

赵阳说:不会吧,为了这个事情下杀手?

 

我说:我们都是独生子女,大家也要为自己想一下,如果你父母突然去世,冒出一群亲戚问你分房子分钱的,你什么想法?记住,一般情况下我们要相信法律,当法律无法保护我们的时候,那我们就自己动手!

 

阿宸思索一会,说:阿康说的不错,如果今天我们对这件事情视而不见,明天可能轮到我们自己头上。

 

我问:一大群人突然消失,会引起怀疑吧?

 

海强说:只要不留痕迹,我看没问题,伸城那么多案子都破不了,这些黔首的死活,也没人当回事。

 

我说:那好,这个作为最坏也是最后的方案,一开始还是先吓唬他们一下,如果不信,那就把挑事的废了手脚,再不行,你们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

阿宸说:那我们几个就去布置了,这件事都谁参与?

 

我说:不要人多,就你们几个,最多在叫上小猪和大力。

 

小天才说:不让四兄弟参与一下?他们杀人可不犯法。

 

我说:不要了,小孩子是无辜的,他们的手不能粘上鲜血。

 

过了会,我又问:上次那个人渣前夫,办的怎么样了?

 

赵阳说:办妥了,我想他不会成为麻烦。

 

我说:你办妥了?你用什么办法?

 

他一本正经的说:反正我用了些手段,具体是什么,你不必知道,而且我想你也不想知道。

 

我说:那好,只要事情办好就行,现在文官和我们关系不错,接下来搞好和土著的关系,以后我们在东乡会更顺风顺水的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0-16 22:41:27
1334
260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484

第二天,连滨找到了我,和我在办公室商量事情。

 

原来最近因为税收问题,土著和文官们闹的很不开心,文官们都是外来的,而且都是技术性的,所以把很多税收都上报了,虽然这其中确实有很多是市级税收的名目,区县和乡镇都捞不到,但有一些利益涉及本地的豪强,他们岂可坐以待毙。

 

我听后,对他说:这件事情在道理上,文官做的没错,情理上可能有待商榷,但那些土著把税收当做自己私利,这件事情你可一定要好好管管。

 

他说:是两边劝和,还是?

 

我说:既然税收是国家事情,那我们应该秉公的,这事情是要力挺文官,这时候表明身份很不错的,这让别人知道你不是来和稀泥的,你是有手段和雄心的,而且还能让文官们一下子倒向你。

 

他问:那土著们就不要了嘛?

 

我说:你怎么知道土著就不倒向你?这些年东乡发展停滞,就是那些大土著大家族垄断,中小土著没得到什么利益,你要是能压制大土著,分一杯羹给中小土著,再公平正确的处理他们之间纠纷,加强基础建设,带领老百姓奔小康,明察秋毫又懂得变通,那时候东乡还有谁不拥护你?

 

他笑到:真希望那一天早点到来,这样我就可以为东乡做很多事情了。

 

我说:放心吧,你在这好好当官,总有一天能让豪强们折服,文官们拜服的。

 

他说:好,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,今天我就去会一会他们!

 

接着,连滨召开会议,会上他对豪强们大加斥责,然后力挺这次的税收方案,这让一直中立的文官们为之侧目。

 

豪强们也不会坐以待毙,几个大家族开始反击,但连滨义正辞严的,而且他书生气正好用在演讲上,那些豪强也拿他没办法。

 

会议开完,文官们都来和连滨握手,豪强们则有所不同,有的拂袖而去,有的则在议论,还有的则在观望,看来这一招确实分化瓦解了敌人,让连滨在东乡进一步巩固了权利,而不是一个名义上的书籍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0-19 22:16:22
1344
260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499

几天后,我收到了张皓的信息,告诉我发生了点事情。

 

我急忙带着海强到了乐民酒厂,到了那后,张皓在门口迎接我们。

 

我问到:出什么事情了?

 

他说:是网店遇到了些麻烦。

 

我说:网店的生意也不小,我们这就去看看。

 

到了小天才的办公室,发现他和几个手下都满脸愁容。

 

我问怎么回事,他说:最近有几个ID,一直给我们中差评,要求好评返现,还有礼品什么的,后来越来越过分了,要五百块钱!

 

我说:靠,这不是讹诈是什么!

 

他说:经过比对,这些ID都是出自一个人之手,我怀疑是职业差评师。

 

我说:居然有这样的人!现在的人为了钱真是不要脸。

 

张皓说:既然这样,找到那人,和他好好说,让他改好评吧。

 

小天才点点头,说:我会和他谈的。

 

接着,我和小天才以及海强到了外面,我们散了一会步,然后他说:阿康,这件事情必须要处理。

 

我说:你是想找到那人,给他点教训吧?

 

他说:不是教训,而是处理!我们网店因为这些差评,损失很大,如果不把这个差评师解决掉,以后后患无穷。

 

我心里一惊,他这是要干嘛?

 

我思索一会,说:你能不能别下狠手,就暴打一顿,或者废条腿废了只手就行了。

 

他很严肃对我说:阿康,这是生意,不是私人恩怨,如果是私人事情,我完全可以打他一顿结束,但这涉及到生意,我们就要公事公办,他断我财路,那我们就要处理了。

 

我思索很久,然后看看海强,他说到:阿康,小天才是专门搞网店的,他有更深的体会,他要怎么办,就让他去办吧,这是生意,不是私人恩怨。

 

我见他们都这样说,就说到:好吧,叫上赵阳阿宸他们还有我们三个,一起去会会这个差评师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0-29 22:39:44
1344
260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500

两天后,小天才就查到了差评师的地址,然后我们几个一起开车,前往捆山花乔的某个公寓楼。

 

我们观察了形势后,小天才让附近的监控失效,然后我们伏击在一家网吧,等待差评师的出现。

 

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差评师还没有出来意思,我们则有点胆战心惊的。

 

我问:监控损坏了,他们会察觉吧?

 

小天才说:没那么快的,现在都晚上了,他们下班了。

 

我说:要不今天就算了。

 

小天才说:马上就搞定了,在坚持会。

 

我看看赵阳他们,也是一脸严肃,平时嬉皮笑脸的伙伴,此刻都一股杀气。

 

过了半小时,小天才看看手机,然后说:那人出来了,快!

 

我们下车后,发现前方走出来一个戴眼镜的人,20多岁,一看就是那种低端白领。

 

我们蒙着面,冲上去把差评师抓上车,然后便扬长而去。

 

在车上,我们先是暴打他一顿,然后把他捆了

 

开到一处荒地,我们把差评师仍在一个坑里,这坑貌似是以前挖掘的,里面充满了垃圾。

 

小天才拿出差评师手机说:这混蛋刚才还在网购,又准备讹钱了!这人就是个混蛋!

 

我对他耳语说:暴打一顿,让他改好评吧。

 

小天才看看我,然后说:哥,你累了,去附近休息一会吧。

 

我说:我不累,我。。。

 

还没说完,赵阳说:哥,这是生意,生意上的事情就要严肃,容不得马虎。

 

我还要说些什么,阿宸说:哥,他们做的对,生意上的事情,你别有妇人之仁,去附近休息会,别在这看着了。

 

我看看他们,然后叹息一声,就离开了那块荒地,到附近散步起来。

 

我来回散步了半小时,阿宸才追了过来,他说:哥,事情办完了。

 

我点点头,然后和他一起回去,发现坑里早没人了,而小天才和赵阳都十分淡定,他们抽着烟聊着天,一切就好像工厂下班的工人似得。

 

我们上车后,扬长而去,从花乔回来后,我一直没睡,在自己房间一个人喝茶,而且是那种浓茶。

 

在我苦思冥想的时候,小桃儿走进来,她说:哥哥,你睡不着呀?

 

我说:是啊,发生点事情。

 

她说:可以和我说说嘛?

 

我思索一会,说:也没什么大事,就是发现兄弟们有时候也很认真的,不讲半点情面。

 

她说:兄弟们也是为了养家糊口,谁好端端的喜欢喊打喊杀呀,我们为了生存,有时候必须做一些事情。

 

我说:我知道,我知道,但是还是太残酷了。

 

她说:哥哥,生活有时候就是这样残酷,我当年被骗到X院,难道不残酷吗?有时候人要学会接受现实。

 

我摸着她的手,说到:你真是受苦了,以后我要好好疼爱你。

 

她泛着红晕,说到:哥哥,你已经对我很好啦,应该让我多报答你。

 

我说:谢谢你陪我聊了那么多,我现在好多了,准备睡觉了。

 

她和我拥抱,然后离开了房间。

 

我躺在床上,然后自言自语到:我要学会接受现实,哪怕是如此现实。。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0-29 22:41:33
60
0
来自:保密
注册:2018-07-18
发帖:0+267

我最错气各种噶吊牢宁额推销话术和女人,一则尼光上起“gnmb!”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这个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...
2018-10-30 11:04:28
1347
262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508

过了几天,老朱来我家摆放,他儿媳的遗产争夺大战告一段落,那群亲戚集体退出了,把房子让给了女孩。

 

老朱对我表示感谢,还说以后只要我发话,那他会当仁不让的帮我。

 

我笑笑,然后说:只要你们以后跟着连滨,为他办事,整个东乡都会受益的!

 

他说:我知道了,我会去活动的,和我一样的本地人,很多都会举棋不定,我会慢慢说服他们的。

 

我笑笑,然后送走了老朱。

 

第二天,老董小陈找到了我,向我表达深深的谢意。

 

我挥挥手,说:这不算什么,小事一件。

 

老朱走后,小陈留了下来。

 

我说:你还有什么事情吗?

 

他说:其实我今天来也有求于你。

 

我说:什么事情呀?

小陈欲言又止的,我说:无妨,老朱事情也是我给解决的,你有什么难处,我帮你!

 

他说:这事很丢人,我也不怕了,和你说吧!我也老大不小了,30多岁了,前阵子接触了一个女人,伸城市区人士,每次出去都花了好几千,买这买那又连吃带拿的,原本花销大也没什么,但我发现她根本就是当我备胎,然后和其他男人接触,上个月,我发现了一个和我差不多的男士,是某国企的科长,他也是引进人才,被这女的骗吃骗喝,还被骗了几万块钱。你说这样女人可恶吗?骗吃骗喝,还不和人家谈恋爱!最后我质问她,她居然说我是自愿给她花桥的,不愿意就让我滚!她居然说让我滚,这什么世道啊!

 

我说:你被骗了多少钱?

 

他说:她借的不多,几千块,但平时花销很大,名牌的皮包和香水,还有各种礼物,在她身上花了几十万了。

 

我说:花了那么多钱,还没艹吗?

 

他低着头,说:是啊。

 

我说:那女的挺漂亮?

 

他说:是很漂亮,住在五过场附近,家里条件很差的。

 

我说:倒是和阿敏住的很近。

 

他说:什么?

 

我急忙到:没什么!这事情我会帮你们的!这种骗吃骗喝破坏婚恋行情的人,简直就是毒瘤!要是每个女人都这样,我们社会还怎么发展,还怎么构建婚姻呢!

 

他说:我也不希望她吃出什么大事,但不出这口气,我是心有不甘!

 

我说:我可以帮你教训她,让她破相。

 

他思索一会,说:这样太过分了吧?

 

我说:你要这样想,你给她钱,给她穿,她还不说你的好,说不定躺在那个小白脸身边,数落你是个大傻叉呢。

 

他立刻站起来说到:我不是傻叉,我要告诉她,我也有尊严的!

 

我说:那就说定了,我们帮你出气。

 

他握住我的手说:事成之后,我肯定重金感谢。

 

我说:钱不必了,我们办事一向不收钱,以后在东乡,文官就要多帮帮连滨了。

 

他说:我们现在都向着连滨,不用你说,我们都会帮的!

 

我笑到:这很好嘛,下属心向镇书籍,再好不过了。

 

晚上到家,我叫来了阿三和大力,把事情简单和他们说了下。

 

阿三说:破相,要怎么破?动刀吗?

 

我想了一下,说:那不必了,这女人固然可恶,但不至于动刀,你们就用拳头吧,暴打一顿,然后扔到路边。

 

阿三说:那多可惜啊,要是扔进XX,还能值几个钱。

 

我厉声到:那种事情我不干!我告诉你们,人口的生意,绝对不能做!伤天害理啊!

 

阿三说:我知道的,就是说一下。

 

我说:说都不能说!有些事情能做,有些事情是不能做的,搞黄搞赌,虽然名声不好,但并不是十恶不赦的。但你若是毒、人口,便是万劫不复了!记住,这是禁区,禁区!

 

他们说:知道了。

 

他们走后,赵阳走过来,对我说:阿康,你是否觉得做黑帮也要有底线?

 

我说:刚才我说的话你也听到了,你觉得怎么样?

 

他笑笑,说:基本上认同你的话,毒和人口肯定不能碰的,但你想过没有,其他生意或许也可以做做,比如木仓支,和洗钱。

 

我说:风险太大,而且也不是我们强项,不到万不得已,尽量别做,我还是那句老话,尽量洗白自己,实在洗不白,也要看起来像合法的生意人。

 

他说:好吧,你再思考思考,我总觉得做酒厂什么的利润太低,以后我们要开辟新的生意才行。

 

我说:我会考虑其他生意的,你们也可以想想办法,但别搞歪门邪道,OK?

 

他笑到:OK!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1-01 22:39:51
2762
125
来自:上海
注册:2007-06-05
发帖:198+16713

这是虚构的故事啊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你们仇富,我只仇腐! 这个年头心态要好! 穷人只会为自己的不足找很多借口, 而讲起他人的成功找诸多的理由。 到了40岁以后大谈阔论的,理论知识充足的你们, 还是只能棚户区门口斗地主!
2018-11-02 10:02:31
1355
262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546

这事情很快就办妥了,阿三他们把那个脚踏几条船的绿茶暴揍一顿,鼻梁也打歪了,下巴也掉了,所以大家怀疑她本来就是整容女。

 

这女的被扔到大街上,还被几个无业游民拖进绿化带给办了,最后被警方抓紧去了,因为找不到打她的人,后来那几个游民倒了霉了,被控告故意伤害罪和强女千罪,稀里糊涂成为我们的替罪羊。

 

那天我找到了小陈,告诉他事情结果。

 

他叹息到:我本意不是如此,更不是看她被强女千。

 

我拍着他肩膀到:你该成熟一点了,不要对敌人仁慈!还有一点,那就是要学会接受现实!

 

他点点头,然后就若有所思的走了,从此以后,我发现他确实为连滨摇旗呐喊,比老朱还要死忠连滨。

 

过了一阵,赵阳叫我去邮点路看看,说那边出事情了。

 

到了那后,发现一大群农名工拖家带口的举着标语,好像是来讨薪的。

 

我问了赵阳,怎么回事,他说:好像一家央企欠薪,他们准备去镇gov了。

 

我说:这怎么行!赶快给我拦住啊,好说歹说都不能让他们继续了!

 

赵阳急忙带着保安队的人阻拦农名工,然后和他们发生了推搡,我怕出事,于是站到一辆车前,大声说:兄弟们,别挤了,再挤下去要出事了!镇里马上派人来,你们等一会!

 

民工们开始七嘴八舌起来,有的想继续冲过去,有的则想等等看,这时阿宸带着大量保安队来增援,暂时止住了他们前进的步伐。

 

我急忙联系连滨,告诉他这里发生事情,让镇里派人来谈判。

 

过了会,警方的人也到了,他们来了很多辆车,还有一些是特警。

 

他们的局长问我能不能摆平,不然的话他们出手了。

 

我看着全副武装的他们,心想这怎么行,于是夸下海口说马上搞定他们。

 

在僵持的时候,连滨来了。

 

我过去和民工说:大家别急,我就是东乡的镇书籍,有什么问题和我反应!

 

刚才还民情汹汹的民工们,立刻跪了下来,然后大叫到:镇长为我们做主啊!

 

连滨急忙让他们起来,问他们怎么一回事,原来他们2年前就给东乡的一个房地产项目做工人,对方是一家央企,仗着自己后台硬,就是拖着工资不给,前几天则是彻底赖账了,不承认对方的劳务关系,这可急坏了这些农民工。

 

我对连滨说:镇里的那些央企,实力都很强大,而且都和本地豪强勾结,本地最富的家族,就是和他们的带路党,这件事情很难办的。

 

连滨眉头紧锁,说到:工人兄弟们,你们说的事情我知道了,我在这里和你们保证,肯定为你们讨回薪水!不管对方是央企还是国企,只要我在东乡一天,就不允许这样事情发生!

 

经过连滨反复劝导,以及我们在旁边帮忙维护秩序,民工们好不容易才不激动了,然后慢慢的散去。

 

等民工们全部散去,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。

 

当晚,连滨进行紧急会议,那些豪强很多都不来开会,但也有一些豪强参与了会议,文官们集体都来参会了,大家紧张的焦急的商议目前的对策。

 

其实对付那群人很简单,把豪强和央企的这件事情负责人都抓来,要他们给钱就行了,但说说简单,做起来难,我们有没执法权,本地的警方能不通风报信已经不错了,连滨除了开会呼吁一下外,拿这些豪强和央企毫无办法。

 

会议接触,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。

 

我让大家都回去休息,然后对连滨说:你来我家一下,我和你谈谈。

 

连滨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我家,我把门一关,就留下我和他,已经阿宸三个人,开始了会议。

 

我说:你打算怎么办?

 

他说:找他们有关企业进行商谈,再把东乡那个带路的豪强叫来进行商议。

 

我说:你觉得这样有用吗?

 

他说:毕竟我是书籍,镇长也站在我这一边。

 

我说:要是他们忌惮你们的身份,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!吃到嘴边的人,没人会吐出来,何况是这些畜生。

 

他说:那你说怎么办?

 

我思索一会,说:你这次是真想给钱,必须有所行动,而且不是小事。

 

他说:我想好了,是要整治一下东乡的风气了!这次不论是央企,还是豪强,一个都不能落下,全部要重点打击!就是我这个镇书籍不做,也要为老百姓讨回工钱!

 

我拍手到: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残酷,你要是像以往那样解决事情,是不可能要要钱的。

 

他说:那你的意思是,要用非常之手段?

 

我说:正是!对付非常之人,就要用非常之手段!

 

我对阿宸使眼色,他马上说到:目前东乡的警力自保有余,而进取不足,让他们侦破一些无关紧要的案件尚可,让他们帮助办理这件事情,完全不会有成效,只有让南乔那边派出警力和检查系统,才能一举斩断这个黑色产业链条,让黑心的央企负责人和东乡豪强双双毙命。

 

我说:但问题来了,南乔到这边有一段距离,要在本乡本土对付那些地头蛇,可不是简单事情,有可能南乔那边动一动,他们这边收到消息,然后就提前毁灭证据了。

 

连滨惊讶到:那该如何是好?

 

我想了一下,说:我们关键就是掌握他们互相勾结,犯罪的证据,也就是要结果,不要过程,所以我在想,由我们保安队抽调一支人马,对那些人进行抓捕,然后移交给南乔的司法部门,万一将来出了事情,全部推到我身上,和连滨完全无关。

 

连滨说:不行,这样你可能要坐牢的!

 

我说:目前还有其他办法吗?没有了!还有快刀斩乱麻才行!只要把人扭送到了南乔,那边黄叔叔会安排好大量的经侦和刑侦力量,帮助我们快速断案的,我们先期即使有些不和法规,也就变的不是那么重要了。

 

连滨还在思索,阿宸则说:现在时间紧张,如果拖下去给他们逃跑和销毁证据的话,那我们完全没有胜算了。

 

连滨站起身来来回走了好久,然后说:好吧,就按你们说的方法办,为了农名工的薪水,我也只有放任你们去做这件事情了。

 

我说:很好,看来你懂得变通,知道非常时刻,必须要用点小手段了。

 

他叹息到:不变通在这里一个月都坐不下去啊。

 

我笑笑,说:是啊。

 

我联系了老黄,询问他这件事情的看法,当得知我的想法后,他是极力劝阻的,但我告诉他,如果我不帮助连滨做这件事情,连滨会自己去做,然而他做的还不如我,可能还毁了自己前程。

 

我问老黄到:要是我出了事情,你能保我一下吗?

 

他沉默一会,说到:我尽量吧。

 

我说:好吧,那现在就帮我联系一下检查系统,这次涉及央企,要大手笔了。至于东乡那些地头蛇,我想你就有办法让他们进去吃牢饭。

 

他思索一会,说:这几天有个巡视组来伸城办事,我想我可以把央企的事情报到他们那边,引起重视。

 

我说:很好,天时地利人和,差不多都到了,现在就是斩断东乡黑色链条的时刻了!

 

挂了电话,我又找赵阳四人组连夜开会,然后商量好了行动计划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1-09 22:56:45
1355
262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547

第二天我们稍微睡了一会,到了上午10点就出门了。

 

到了外面,我们先集合了人马,赵阳不知道从哪搞来了很多****的面包车,然后兵分几路,开始抓捕行动。

 

我带着四兄弟还有孔泰阿旺,一起去抓捕央企的负责人,赵阳带着人去抓其中一个豪强,海强也带着人去抓捕豪强了,而阿宸则带着小猪他们去抓几个工地负责人。

 

我们的车到了一家很大型企业的外围,看着保安室里的灯光,知道这场仗并不好打。

 

时间一分一秒流逝,我也开始紧张起来,万一待会抓不到他,可能会打草惊蛇。

 

突然,孔泰拉着我的手说:大哥,你看!

 

我们终于等到了那个负责人开着德国进口车离开了企业,我们急忙跟了上去,然后给赵阳他们发消息,告诉他们我们快行动了,如果我们行动,他们也必须行动,不然时间长了,消息走漏了就什么都完了。

 

我看到他转弯进小路了,于是加速超了过去,然后一下横叉在他的车前!

 

我急忙让兄弟们带着面罩杀过去,自己也带着面罩然后下车。

 

我赶过去,发现负责人已经被四兄弟制服了,孔泰还打了一下他的头,说到:知道自己犯什么事情了吗?

 

我拉住孔泰,让他别打了,然后就把他的车开到一边停好,然后开车前往南乔。

 

我让孔泰发信息给大家,告诉他们我们已经出手了,他们必须出手,然后让孔泰和阿旺夹着负责人,他头上被我们用一个黑袋子蒙住,看上去和坏分子似得。

 

我们一路颠簸来到南乔,然后我让他们在车上看着负责人,我下车给老黄打了电话。

 

我说:人带来了,可以移交了嘛?

 

他说:再等等,我需要一些时间。

 

我说:要多久?我这像搞个****似得。

 

他说:没多久,你再坚持一会,我会给你联系的。

 

挂了电话我回到车上,然后继续开车,找了一个偏僻路段停了下来。

 

负责人这时开口了,他说:各位同志,你们放我条生路,我给你们一笔钱。

 

我使了个眼色,孔泰一拳打上去,然后说:不许说话!

 

负责人挨着一拳,也就没说什么了,我们继续在车上等老黄的消息。

 

这期间,赵阳他们陆续传来消息,抓捕的很成功,基本上把要抓的嫌疑犯都抓到了,他们问我现在来南乔怎么样,我说可以来,东乡是不能待了,但也别太急,因为我们还在等交接。

 

等了50分钟,老黄才打来电话,让我们去某个偏僻地方和人交接。

 

我急忙把地址发给了兄弟们,然后开车前往那个路段。

 

到了那后,发现一些穿便衣的警员正在等着我们,他们和我们接头后,就带走了负责人,然后扬长而去。

 

我急忙给老黄电话,他说:放心,一会还有其他人来。

 

我们等了一会,果然有一些便衣来交接了,没多久赵阳他们陆续带着人来了,我们很顺利的完成了交接。

 

晚上我们没回东乡,而是在南乔开了庆功宴。

 

我们喝个酩酊大醉,然后订了附近酒店,让兄弟们住一晚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1-09 22:57:40
1355
262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548

第二天,我们回到东乡后,发现事情的转机已经显现出来了。

 

那些原本耀武扬威的豪强,此刻全部像惊弓之鸟似得,大量的倒向了连滨,有的向连滨表忠心,有的检举那些大豪强的不轨之事,有的则表示自己是被迫跟随大豪强做坏事的。

 

而那些原本就是倒向连滨的文官,此刻更是唯连滨马首是瞻,他们得知了连滨产出黑恶势力,连央企都敢下手后,无比信服连滨的手段和人品。镇长那边当然是更加相信连滨,愿意听从连滨的任何建议。

 

在抓捕行动的十天后,区里面也开会了,对这次央企勾结东乡部分干部进行了通报批评,几个恶首都移交司法部门等待开庭,一些小喽喽也被拘留和取保候审了,总的来说,东乡的黑色链条已经被斩断,剩下的人不是服从连滨就是不敢造次,连滨获得了历来镇书籍镇长都没有过的权利!

 

半个月后,老黄来东乡看望连滨,然后我们几个一起吃了饭。

 

吃饭时候,连滨一直和老黄说,如果没有我支持,他肯定干不下去的,还说今天东乡从治安到基础建设,再到扫黄打非拆违建等成就,都有我的一番功劳。

 

我笑笑,说功劳都是连滨的,自己只是按照他的话去做了而已。

 

吃完饭,老黄貌似有些话要对我说,然后我就开车带他到了我家。

 

我给他倒了些水,然后聊了起来。

 

他说:阿康,在你帮助下,连滨非但能在东乡立足,而且还干的有声有色的,我真的很感谢你呀。

 

我笑笑,说:这都是我应该做的,不必这样客气

 

他又说:阿康,现在连滨在东乡位子也稳了,我也能腾出手来照顾你了。

 

我说:照顾我?

 

他点点头,说:当初你家出事,我没能帮上忙,一直很自责的。我想现在把你招到南乔,为我办事,以后你就是风县的公务员了,如果做得好,再加上资历,可能也能捞个一官半职的,买房买车完全不在话下,我保证你在南乔生活的很滋润。当然了,南乔再好,毕竟也是伸城的郊区,和你以前生活不能比的。但有话说的好,宁为鸡首不为牛后,你在市区充其量就只能租房子为别人打工,在南乔可以顺风顺水的过豪强的生活,这是一般人难以企及的,希望你认真考虑一下。

 

我思索了很久,问到:我是觉得没问题,南乔也发展的很好,而且在你手下做事,我也很安心,但问题是我有一群兄弟还要照顾,我跟你混了,他们怎么办?

 

他语重心长的说:阿康,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,各扫门前雪呀!你自己都过的惨兮兮的,怎么能帮的了别人。你的兄弟们有手有脚的,自己可以出去做工,你又何必与他们一起瞎混呢?混在一起没前途了,现在不是80年代,一群流氓站在街上可以耀武扬威的,现在是靠脑子的时代!

 

我思索了很久,说:叔叔,我并不是不想在南乔当公务员,但是要我抛弃这些兄弟,我不忍心。人家从市区就开始跟我,一起避难一起到南乔做保安队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让我和他们说再见,我实在做不到,对不起,我枉费了你的一片心意。

 

他思索一会,说:也罢,人各有命,我也不强求你做什么。

 

我笑笑,说:我打算再过一阵,就回市区,现在整治也松下来了,我大哥和一些人都回去做生意了,我们在东乡已经打搅很久了,是时候让连滨自己在这边好好工作了。

 

他说:你走了,他会很难过的。

 

我笑笑,说:我以后会来看他的,我在这边还有个酒厂呢。

 

他说:你放心,酒厂我会一直帮你照看的,没人会来找茬,也没人敢来闹事。黑的白的,都帮你搞定。

 

我说:那就太谢谢你了!

 

他又起身到:来,我敬你一杯!

 

我和他碰杯到:干杯!

 

接着吃喝了几小时,我把老黄送到门口,他的司机来接他了。

 

他醉醺醺的说:阿康,你要是改变主意,随时可以来南乔找我,在南乔没有我办不了的事情!

 

我笑笑,说:路上当心点啊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1-09 22:58:29
3601
32
来自:上海
注册:2006-10-10
发帖:83+2346

马克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当康博思变成了压在海藻身上的宋思明,电子表还能把他变小吗?
2018-11-10 07:37:17
3601
32
来自:上海
注册:2006-10-10
发帖:83+2347

马克一下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当康博思变成了压在海藻身上的宋思明,电子表还能把他变小吗?
2018-11-10 07:48:54
392
0
来自:保密
注册:2017-11-12
发帖:2+3132

农勒个作西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这个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...
2018-11-10 11:14:58
344
0
来自:保密
注册:2017-10-02
发帖:0+8

mark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这个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...
2018-11-10 14:28:55
1001
2919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6-02-20
发帖:0+947

马克看看


获网友奖分80点 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你来我当你不会走,你走我当你没来过!
2018-11-11 15:49:05
338
1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5-07-23
发帖:8+2055

故事会写的不错,继续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这个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...
2018-11-11 16:25:51
1358
262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562

送走老黄,我回到房间和赵阳他们谈话了。

 

我把刚才事情告诉他们,赵阳拉着我的手说:阿康,你为了我们这群人,放弃那么好机会,实在是太可惜了。

 

阿宸也说:阿康,我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你对我们这群人的恩义,我们无以为报。

 

小天才说:阿康,你放心吧,我有生之年就会帮你追查grace,不论她到天涯海角,都会帮你抓到她的。

 

海强说:阿康的仇人,就是我们大家的仇人,只要找到她,要杀要剐就你一句话,不用你动手,我们上去把她剁成肉馅!

 

我感动的抱住兄弟们,说:我和你们能聚在一起就是缘分,大家不是亲兄弟,却比亲兄弟关系还好,我和大家共同进退,不论贫穷还是富有,生死与共,永远相随!

 

他们也叫到:同生共死,共同进退!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1-12 23:00:58
1358
262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563

几天后,我就和冷风联系了一下,他告诉我现在威胁解除了,如果我愿意,可以回到市区,重新进行社团活动。

 

我又和兄弟们开会,讨论是去市区还是在东乡,兄弟们大部分还是想回市区,只有大力和小猪在保安队感到很充实,觉得想留在东乡继续管理保安队。

 

我思索一会,然后宣布休会,接着和赵阳四人组一起去外面抽烟聊天了。

 

我问他们意见,赵阳说:要走要留都是个人自由,有的人觉得市区方便,可以照顾家人,有的觉得在东乡也不错,那就随他们去吧。

 

阿宸也说:既然我们在东乡有强大的背景,不如就让保安队继续发挥作用,让兄弟们有个正经职业也好,万一哪天我们混不下去了,还可以回来嘛,就当这里是我们的分基地,孟尝君还有个薛国呢,我们可不能没一个根据地。

 

我点点头,说:此话不假,有个根据地总比没有好。

 

我又把人召集起来,然后表示愿意走的跟我回市区,要留下的就跟小猪大力一起混了。

 

兄弟们大部分都选择和我回市区,也有一些年纪大的,选择在这边工作。

 

我和四人组有去了乐民酒厂,找到了雅克和张皓。

 

我把酒厂托付给他们,然后让他们有大事,再联系我。

 

接着,我来到住宿地方,和兄弟们聊了起来。

 

当我走到卷毛那边后,他有些难过。

 

我说:怎么了?

 

他沮丧着说:好不容易有个正经工作,怎么又要走了?阿康,你就不想做一个正经人,非要和流氓混在一起吗?

 

我说:人在江湖,有些事情不得不做,我也知道做正经职业好,但目前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做的。

 

他说:你就不怕将来有一天躺在街头?或者被抓?你就没为兄弟们想过?

 

我拔高嗓门到:我正是为了兄弟们,才回来和你们在一起的!不然我拍拍屁股走人,去当公务员了,还用得着做流氓吗?

 

他沉默一会,说:那你应该让大家做点正当生意,别老是喊打喊杀的了,太危险了。

 

我叹息到:我也想啊,我也想。。。

 

一切搞定之后,我就前往镇gov,向连滨辞行。

 

连滨听说我的来意后,半天不做声响,然后才说:眼看可以做一番事业了,你却要走了,你就不能等等嘛,我真的很需要你。

 

我说:你在这边基本没障碍了,以后你要好好规划一番,为东乡的老百姓谋福利,谋发展,我再怎么说,也是个江湖人士,待在你身边对你不太好,以前是不得已,才这样的,现在你发展上轨道了,我再留下就不合时宜了,我走了之后,还有保安队帮你,酒厂也会提供就业岗位和经济效益,你帮我好好照看他们,别让兄弟们心寒了。

 

他握住我的手,泛着泪花说:阿康,我真的很对不起你,没给你应有的荣誉,你家里出事我也不在伸城,真的对不起你呀。

 

我抱抱他,说:行了,别哭了,你好歹也是这里一把手,好好带领乡亲们致富吧,记住,基层的官吏直接面对老百姓,你们要好好干,不要让老百姓失望了啊!

 

他哭着说:我肯定要干出一番成绩的,不然我对不起你们的帮助!

 

我离开了镇gov,回头看看这里,心里五味杂陈,毕竟我们使用的手段都有点歪门邪道,什么时候小镇的居民可以不用这些手段还能安心生活的,那就太好了。

 

一切都交接完毕后,我就带领大批人马,浩浩荡荡的回到了直北北,也就是风哥的地盘,他说茶馆重新开张,所以我们去给他祝贺了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1-12 23:02:55
1358
262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564

我和小桃儿回家后,稍微整理了一下家里,我就开车带着四人组一起去茶馆了。

 

到了茶馆,那些社会人看到我们来了,都让出一条路给我们走,看来我们在东乡发展,也算一股不容小觑的势力了,一般的社会人都觉得我们有点老大的样子了。

 

那些社会人对我说:大哥,来了啊。

 

我点点头,然后在那一站,颇有龙头老大的威严。

 

我们等了一会,然后冷风带着老夏、阿戴、光头等人出来。

 

我上前叫到:大哥,来了啊。

 

冷风点点头,然后对我们说:今天是我们茶馆重新开张日子,大家前段时间东躲西藏的,现在开始不必担惊受怕了,我们的时代回来了!

 

我们拍手鼓掌,刚准备庆祝,就听到门外一阵喧闹声,仔细一看,是警方来了,而且是一大群人!

 

为首的一个警官走到我们面前,对风哥说:冷风,你又聚众闹事了呀,和你说了几次了,别搞那么多人,你就是不听。

 

风哥说:我们在这喝茶,犯什么法了?

 

警官笑笑,说:没犯什么法,但我请你们跟我回去协助调查!

 

说完,兄弟们都炸开了锅,风哥急忙制止了我们动粗,说到:大家别动,就跟警官回去调查一下吧,反正我们都是好市民,不怕他查,对了,他们还管饭呢!

 

说着,兄弟们都呼喊到:走喽,去局子里大吃大喝了!

 

接着,警方给我们戴上****,把我们押到警车上。

 

在警车里,我乘没人注意,悄悄地给老米发了条消息,说我被逮起来了,拉兄弟一把。

 

我们被带到了直北分局,然后坐在外面长椅上,轮番等待警方的审讯。

 

时间过的很慢,审讯的很慢很慢,接着大家都被警方粗暴的赶来赶去,一会让我们到一个房间了坐下,一会又让我们回到长廊里待着。

 

这样耗了几小时,有两个警员走了过来,其中一个警官看看我的资料,然后说:你跟我走一趟。

 

我和警官走了一会,不知不觉就从后门离开了警局建筑。

 

走到外面后,他打开了我的****,对我说:你的朋友保你,让我帮你出来。

 

我说:就这样走了?你不会有事吧?

 

他笑笑,说:我刚才就是审讯你了,觉得你没问题,你放心走吧。

 

我说:我那些兄弟呢?

 

他说:没什么大事,审讯完就放出来了。

 

我说:那好,我走了,谢谢大哥了。

 

他看看我,对我欲言又止的,我则一脸疑惑,问到:怎么了?

 

他想说什么,但还是没说出口,然后对我说:快走吧,别在这待着了。

 

我回去的时候,越想越不对劲,觉得我们从茶馆被带到警局,充满了蹊跷。

 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1-12 23:04:39
1358
262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565

我回到家,等到晚上,赵阳他们都回来了。

 

我急忙把他们拉到附近小饭馆,和他们边吃边聊。

 

我把自己和警官的对话告诉了他们,他们也觉得有问题。

 

阿宸说:我看可能是。。。。

 

小天才说:叛徒?

 

阿宸说:正是!

 

我说:不会吧?我们中间有叛徒了?

 

阿宸说:今天是茶馆重新开张的日子,基本都是资深的社团成员才知道的事情,连孔泰这样的都不知道,所以我断定,我们中间肯定有警方的卧底,至少也是个线人。

 

我说:你们这么说,我觉得还是有点道理的,别的不说,就是我们这次茶馆里的那些人,都有嫌疑。

 

阿宸问:几个资深的成员,你也怀疑?

 

我说:阿戴、老夏、光头他们,或是出于自己利益,或是被警方策反,做一些对不起冷风的事情,也不是没可能,现在直北这边很乱,刮风之后一片乱局,他们想趁机做大也不是不可能,不过现在我们也没证据,所以这件事情我们要暗地里去调查了。

 

小天才说:不错,要暗暗的调查,不能被他们当****使了。

 

赵阳说:不要给我发现那个叛徒是谁,不然我饶不了他!

 

我说:放心,到时候去做掉他的人都可以有一个连了,你也是其中一个。

 

他说:大家别跟我抢,要是给我知道了是谁,我就用刀把他剁成肉泥!

 

我说:行了,这事情要暗地里查,大家别再嚷嚷了,现在我们想想,回到市区要做什么吧。

 

赵阳说:这个好办,开麻将室,在元平路搞点房子,很容易的。

 

我说:赌,虽然不是太过分,但终归拿不上台面的,我们还是做一些可以掩人耳目的正经职业。

 

阿宸说:要不我们开个金融公司,做点小额贷款,互联网金融,顺便做点。。。

 

赵阳说:高利贷!

 

小天才说:说了几遍了,叫民间借贷,什么高利贷,你多读点书吧!

 

赵阳笑笑,说:对,对,民间借贷!

 

我说:这主意不错,现在不是流行什么理财呀,小额贷款,互联网+吗?我们就来个整合版!找人销售理财,然后再进行放贷,也可以边贷边存的,然后再找点人傻钱多的暴发户或者傻瓜,做点民间借贷,搞点大钱。

 

小天才说:这就是以金融公司为掩护,其实就是搞借债的。

 

我说:凡事都要包装一下嘛,我们包装一下,也是创新企业了,说不定过几年都可以融资了。

 

赵阳说:这个不错,融资我很喜欢。

 

我说:到时候有钱了,几百个美女让你选,你要挑花眼了。

 

赵阳笑到:几百个太多了,几个就可以了。

 

小天才说:赵阳是种马,女人都是几个几个为计量单位的。

 

我说:他呀,一向如此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1-12 23:06:44
1358
262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566

很快,我们的金融服务公司就运作起来,我们找了个人做所谓的法人,实际控制人就是我们几个。公司就开在大雾的九百附近,门面房子,有天有地的,万一将来被逮,也有后门可以溜走。

 

我还拜访了老米,询问他互联网金融牌照问题,谁知他说不需要牌照,可以偷偷摸摸的干,这也没人管。

 

公司开出来后,生意很一般,于是我让孔泰他们去大学校园招了一些年轻貌美的女学生,然后来当销售了。

 

我又让赵阳他们挖掘附近的赌徒和小老板,让他们来借款。当然,我也不是傻子,来借钱的人必须有抵押,黄金、股票、债券、门面房子、商铺、住宅、货物、甚至码自达都可以,不过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可不要,比如乐士网的股票。

 

金融公司开了一段时间后,赌鬼找到了我,希望让他担任销售团体的主管。

 

我问:你销售行不行啊,你赌博很厉害,我知道的。

 

他说:阿康,其实我就是金融专业的,你不知道?

 

我说:我不知道啊,你不是赌博厉害吗?

 

他笑笑,说:在90年代我就开始做股票了,现在的什么理财呀,金融啊,在我看来都是小意思,我以前在外面混金融的时候,这里的大部分人都小学还没毕业呢!

 

我说:不会吧!你那么厉害。

 

他笑笑,拿出一张合影给我看,貌似是90年代的一些大户,其中有一些至今还活跃在电视上。

 

我仔细一想,好像以前有个券商的女孩,一直盯着赌鬼的,原因我听阿三说过,赌鬼以前有钱的时候,就认识了这个女孩,女孩读大学的钱都是赌鬼出的,后来赌鬼做股票失败,一下子落魄了,无颜见这女孩,女孩后来大学毕业一直找他,都找不到,最后选择做券商,希望有朝一日在股票市场上能遇见赌鬼。

 

我感慨片刻后,对赌鬼说:好吧,明天你来上班,就做销售团队的经理。

 

他站起身,笑着和我握手到:多谢,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!

 

目送他离开,赵阳走了进来,问我怎么回事,我把事情告诉他,他说:赌鬼是有点本事的,但那是过去式了。

 

我说:这种人其实有一股劲,他如果发起狠来,做的比任何人都好!

 

几天后,我接到老米电话,让我去一家粤菜馆。

 

我开车到了南风城,停好车后,就去餐厅包房见了老米。

 

和他打了招呼后,他就让我点菜,点完菜,冷菜上来后,我们就边吃边聊。

 

他说:最近你生意做的不错嘛。

 

我笑笑,说:混口饭吃的,和你不能比的。

 

他一边抽烟,一边说:能混口饭就不错了,现在经济形势那么差,很多人连温饱都没有了。

 

我说:是,你说的不错,现在经济不是一般的差,你说做实体正常上班难赚钱倒还好理解,现在我们这些捞偏门的都觉得经济差,可想而知一般的产业多困难了。但我很奇怪,那么多钱释放出去,每个月贷款也增加很多,钱都去哪里了?反正黑的白的都没见到钱,都跑到海外了?

 

他说:差不多把,现在布局海外资产的人很多,而且现在钱释放出来,大部分进的还是大企业大集团,流到民间和老百姓手里的,几乎是没有,大部分财富掌握在少数人手里,古今中外无一例外。

 

我叹气到:是啊,我早该想到是如此了。

 

他说:阿康,你要知道,这个社会是很现实的,你有钱和没钱,社会地位完全两样。我做了那么多事情,还没被逮进去,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我有钱。我有钱就有机会接触更厉害的人,和他们成为了朋友,我就不是普通人了,普通人会被抓,会因为各种琐事被羁绊,而我不会。

 

我说:你已经混进去了?

 

他说:差不多了,但我压力也大,需要打点的地方也多,每年投入也更大。所以我今天找你,就是想让你帮我个忙。

 

我说:什么事情呀?

 

他看看四周,然后小声说:我有笔业务,需要运一笔钱去离岛,我想了很久,觉得这件事情只有交给你办,才能顺利完成。

 

我想了一会,说:多少钱?

 

他说:5亿。

 

我处变不惊,淡淡的说:哦,是吗?

 

他说:这笔钱对我们来说很重要,你一定要准时的安全的送到离岛,我希望你们亲自去送钱,确保万无一失的存到我们的离岸账户上。

 

我说:那你给我们多少口水?

 

他思索一会,说:按照行价,给你们1‰的水续费。

 

我说:这点钱太少了,你办那种小额的,不急的,倒还可以。现在要我们亲自押运,这个点太少了。我出个行价吧,2.5‰,你觉得行,我们就继续谈,觉得不行,我就当没听过这件事情。

 

我敢和他这么说是有底气的,我和陈老爹聊过这个,所以知道老米给的价钱太低了,而且这次他让我们亲自去办,显然是很急很棘手的,如果给这么点钱,显然是收入和付出不成正比,我有理由提高一下利润。

 

他思索很久,对我说:阿康,我们是朋友,这件事情我肯定交给你办的,2.5有点多了,我就一口价,2‰吧,你也别再和我谈这个价格了,这是我看在朋友面子上,给你最后的报价,其实这件事情找其他人做也可以,但我相信你,认可你的实力,所以我想让你去办,给你赚点钱,我这事情也能办好,达成双赢。

 

我略加思索,说:那好吧,我们也不赚钱,这一趟很辛苦的,就当是帮老朋友吧。

 

他笑着拍着我的背,说到:好,那我们就说定了。

 

我和老米吃完,然后就开车回去了,路上给兄弟们发了语音,让他们等着我,晚上开会,让他们在公司等我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1-12 23:10:12
1358
262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567

回到大雾,已经是晚上10点半了,赵阳四人组在办公室等我。

 

我关上门,然后对他们说:兄弟们,这次有一笔大买卖。

 

赵阳兴奋的说:什么买卖?是军火还是那个?

 

小天才说:肯定都不是,阿康不是那样的人。

 

阿宸说:阳阳你少说几句,让阿康说完。

 

我说:有人要我们帮他运钱去离岛,给我们一笔好处费。

 

赵阳说:运钱?当我们地下钱庄了吗?

 

我说:是啊,就是这个意思。

 

他说:给我们多少利润?

 

我伸出手说:2‰。

 

他说:这钱也不多啊。

 

阿宸说:钱是不多,但要是资金庞大,那还是很客观的。

 

我点点头,说:是的,我也是这么想的,而且这次是大人物,以后我们可以在生意上和他合作,有很多利润可以得到,但有个问题。

 

赵阳问:什么问题呀?

 

我说:就是要我们亲自去押送,这一趟不简单啊。

 

赵阳说:这有什么难的,我们几个再拿几条木仓,租条船去一趟离岛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

阿宸说:没那么简单的,你以为运钱那么容易啊。

 

小天才说:是的,海上的警方,还有黑社会,以及船只的航行,都是风险所在。

 

海强说:这个我不懂,但我有门路搞货船的,我爸以前有个同事,现在就做这个行当。

 

赵阳说:要是有自己人提供船只,那还是可以做一下的。

 

阿宸思索一会,说:虽然有风险,但我觉得可以操作一下,还可以联络一下离岛那边的陈老爹,让他提供一些便利。

 

我说:是啊,庞世羡那边,可以作为外援,帮我们进行海上运输。

 

赵阳说:那这样还等什么,我们干吧!

 

其他人都看着我,我思考了一下,说:这个事情就我们几个去办,最多叫上四兄弟,还有小猪大力他们,这事情虽然危险,但钱还是赚的到的,说不定以后这是我们的主营业务了。

 

赵阳笑到:你当是炒股票啊,还主营业务。

 

我说:怎么?黑的就不许有主营业务啊?再说做黑的和做上市公司,不都是一回事嘛!

 

赵阳笑到:这倒是真的。

 

我说:那就先这样定了,具体事宜,我们分头去办。

 

他们说到:好嘞!

 

回到家了,小桃儿给我端茶送水,还给我准备了洗澡水。

 

我想到她一直没找到家,也挺心疼她的,对她说:桃儿,我想帮你寻找老家,你给我点线索呗。

 

她说:哥,老家真回不去了,我的事情你也是知道的,我觉得现在你身边和你一起相依为命挺好的,你要是真逼我回去,我可能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

我说:你就这样陪在我身边,真是难为你了,我这人做旁门左道的,危险不说,随时还可以进去,到时候你可怎么办。

 

她说:哥,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,旁门左道又如何?只要靠自己双手劳动,就该有报酬!

 

我说:我也不想做这些的,但现在不得已啊。

 

她说:但凡有点门路的,谁不想坐办公室,做正经生意啊,我们也是没办法了,但现在既然做了,就要做好,不要半途而废呀。

 

我点点头,说:你说的有道理,我就是在这多愁上,你别理我。

 

她摸着我的手,说:哥,你有什么心事就和我说,我们两个互相帮助吧。

 

我摸着她的脸庞,说:谢谢你。

 

她说:谢什么,我俩啥关系呀,还需要谢。

 

我笑笑,然后就去洗澡睡觉了。

 

第二天,我打电话给庞世羡,让他来伸城一次,我有事情和他合作。

 

接着,兄弟们就帮我准备货船的事情了,公司这边有赌鬼帮我做业绩,酒厂那边有雅克和张皓,一切都井然有序的,虽然有点灰色地带,但我们还是尽量正规的做生意和做人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1-12 23:12:15
1358
262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568

那天我正在公司坐镇,赵阳进来,大大咧咧的说:阿康,有人来看你哟。

 

我说:来就来吧,神秘兮兮的,干什么呢!

 

这时一双高跟鞋走了过来,我仔细一看,是小颖。

 

她说:你最近好忙啊,我都找不到你。

 

我喜出望外,说:你怎么来了?

 

她说:我就不能来嘛?我不找你,你居然不联系我,太让我失望了。

 

我急忙给她倒水,说:我不是忙吗,不在风县的酒厂,就是这边公司,忙死了。

 

她说:你就在我面前炫富吧,知道你现在身份两样了,有钱了。

 

我说:有个屁钱,赚的辛苦钱,还不够给员工开工资的。

 

这时赵阳探着脑袋,笑盈盈的看着我们,我急忙拉着小颖说:我们出去聊吧,这里不太方便。

 

赵阳说:别啊,我就看看,不说话。。。

 

还没说完,我和小颖就离开了办公室,到了外面。

 

我问小颖要吃什么,她说:最近有家新开的餐厅不错,在龙之猛,我们去吗?

 

我想了一会,说:好啊。

 

到了那家餐厅,大排场龙,我忍无可忍,花了钱买了黄牛的桌位,就直接进去了。

 

我和小颖吃吃喝喝,聊的很开心。

 

她问:阿康,你现在还是一个人吗?

 

我心想理论上是一个人,实际上是一群人,至少还有个小桃儿吧。

 

我笑而不语,她则说:你呀,就知道赚钱,不考虑一下自己的事情吗?

 

我说:格贼未除,何以为家?

 

她笑笑,说:你就那么恨grace?

 

我拿起手中筷子说:恨!怎么不恨!要是给我遇见她,我就要用这筷子把她给戳死!

 

她说:这样仇恨一个人,真的好吗?

 

我红着眼睛说:如果有一个人毁了你的工作,毁了你的家庭,让你流落街头生不如死,我想你也会这样恨的。

 

她说:或许吧,但我觉得你不要老想着报仇,有时候想点其他事情吧,人生有很多事情比报仇更重要。

 

我笑到:你这是在暗示和我发展一下嘛。

 

她红着脸说:才没有呢,我只是。。只是关心你!

 

我举起杯子,说:谢谢你关心,干杯!

 

吃完饭,她拽着我去逛商场,我们逛了一会,到了一个女装店,里面有很多新式的衣服,不过价格都比桃宝高很多很多。

 

我们在看衣服的时候,一股熟悉的味道迎面而来,我仔细一看,阿敏站在我面前,眼睛湿润的看着我。

 

她走到我面前,说:阿康,你怎么和她在一起?

 

我急忙到:小颖是我朋友,你不要多想,今天我们到附近办事,然后来这里吃饭的。

 

她舒了一口气,说:原来这样,吓了我一跳,阿康,我好久没见到你了,你最近好吗?还在混黑帮吗?你想我吗?

 

说着,她来摸我的手,我急忙挣脱了,说到:我现在很好,我们已经结束了。

 

她说:可是,我很想你呀。。。

 

我说:我们都要学会接受现实,包括你也是,我先走了,拜拜。

 

离开那,小颖一个劲问我,是否还喜欢阿敏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。

 

到了车上,我对她说:有时候,我并不是喜欢她,而是怀念以前的岁月,那段我人生灿烂的日子,无忧无虑的,有好的工作,有一套商品房,有家庭有父母,一切都很美好,那是阿敏带给我美好的回忆,仅此而已。

 

她说:真不考虑复合一下?

 

我说:我这人不喜欢吃回头草,结束就真的结束了,没必要继续了。

 

她说:这样我就放心了。

 

我笑到:你放心什么呀,我还没答应你呢。

 

她红着脸说:什么和什么呀,你说的我好像倒追你是的!

 

我笑到:开玩笑啦,你紧张什么,我们回去吧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1-12 23:13:04
1361
262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571

第二天,庞世羡给我发来信息,已经到伸城了,马上就到我的公司,和我谈合作的事情。

 

我急忙把在外面活动的四人组叫了回来,准备一起开个董事会。

 

人到齐后,我就让庞世羡和我们一起开会,表明了这次是大行动,但是有利可图,具体的操作流程,庞世羡给我们绘声绘色的描述了一番。

 

听完他的话,赵阳说:看来走水路也不是那么安全的,有可能被海上缉私****给一锅端了。

 

庞世羡说:别说你们,就是我们有时候也遇见这样的事情。

 

我问:那你们怎么办?

 

他说:货扔了,人保住。

 

我说:和你们比,我们觉得货更重要,可以我们一辈子也赚不到那么多的钱。

 

他说:你们真要搞,我就和你们一块去,货船没那么容易到离岛的,那些巡视路线,以及暗礁,就是我们自己人,有时候也搞不清楚。

 

我说:当然要拉你一起去了,光我们几个怎么行,我们就提供武力保护这艘船。

 

他说:保护是必须的,有时候黑吃黑抢船的事情也会发生。

 

我说:这点你放心,我会带足武装的,你只要负责领航,把我们顺利的带到离岛,让我们把钱存上,那就OK了。

 

他点点头,用白话说:没问题。

 

庞世羡走后,我们几个继续开会,赵阳说:阿康,你有没有想过那个。

 

我说:哪个?

 

他笑到:你懂得。

 

海强看看我们,说:难道是吞了这批货?

 

我站起来,思索片刻,说:不可能!

 

赵阳说:怎么不可能?

 

我刚想说话,阿宸说到:还是让我来解释吧。

 

我说:也好,阿宸是聪明人,他解释起来,你们一听便懂。

 

阿宸说:让我们运钱的那些人,都不是普通的生意人,我们或许可以吞掉那些小老板和基层XX员的钱,但吞不掉那些大人物的。

 

赵阳说:怎么不行,拿了钱到国外不就得了?

 

阿宸说:那些大人物,不像老百姓,钱买了理财被坑会毫无办法,他们有的是办法对付我们,法律对他们来说,只是个工具,而对我们来说,到时候黑白两道的追杀,我们逃到哪里都不行。

 

赵阳还要说什么,我起身到:阿宸说的不错,得罪老百姓,我们有的是办法来周全,得罪肉食者,等待我们的只有死路一条,我们运钱过去拿辛苦费,这OK的,以后还可以和他们合作,我们要是耍花招,你们不为自己想想,为家人想想吧。

 

大家都沉默了,然后海强拍拍赵阳,说:没事,这次吞不了,下次说不定有什么人傻钱多的肥羊给我们吞呢。

 

赵阳笑笑,说:希望吧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1-15 22:34:01
1361
262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572

晚上,我请庞世羡吃饭,赵阳他们几个都来作陪。

 

吃到一半,庞世羡手机响了,接通后,他拿给我,说:陈老爹要和你说话。

 

陈老爹用粤式普通话说:阿康,这次你要来离岛啊?

 

我说:当然要来了,你欢不欢迎啊。

 

他笑笑,说:怎么不欢迎啊,不过阿康。。。你要一路小心!

 

我说:我会的,我们到时候见,终于能见到你真人了。

 

他说:阿康,我也很期待见到你,我在离岛等你啊!

 

挂了电话,我们又回去吃饭喝酒,到了凌晨才作罢。

 

第二天醒来,我找到了四兄弟,然后告诉他们这次的任务。

 

我说:离岛之行,困难重重,说不定我们就死在海里了,所以这次的任务,你们可以不参加。

 

小虎子说:大哥,我们跟你那么久了,你还信不过我们吗?

 

小鱼也说:大哥,我们追随你到天涯海角,哪怕是火坑,我们也去!

 

其他人也赞同到:火坑都去,何况离岛!

 

我点点头,说:好,那这次带你们一起去,去之前先练练木仓,不然生疏了可不好。

 

我联系了老沈,和他约定了时间,然后让四兄弟,还有四人组前去练习射击,我还搞了一把木仓给了阿峰,让他也练着。

 

那天,我到了桥洞,拜访了阿峰。

 

他请我喝茶,就是一些蜂蜜水。

 

我和他说:这次我们要去离岛,希望你也跟着一起来。

 

他说:这一趟很危险。

 

我说:是的,所以需要你压阵,万一发生了什么,我们都倒下了,你可以站出来,为我们报仇。

 

他说:有我在,你就不可能倒下,为了你,我就算死,也在所不惜!

 

我握住他的手说: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阿峰,你真是我的好兄弟!

 

他说:好兄弟何必多言,只需你一句话,我跟你上天入地都行。

 

我说:我现在资金也很紧张,等以后有机会了,好好报答你的大恩。

 

他说:阿康,你知道我做这个不为钱,为的是知己!你能发现我,了解我,尊重我,我觉得跟你干就值了,钱财身外物,我并不在意。

 

我抱了抱他,说:人生能有一知己,足矣。

 

他说:阿松,只要有用得着我的地方,尽管说就是了。

 

我说:一定!

 

告别了阿峰,我急忙回到公司,然后安排货船事情,以及离岛那边和陈老爹接头的事宜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1-15 22:34:52
1365
262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585

准备了两周,差不多都搞定了,我去茶馆见了冷风。

 

我说:大哥,我这次要出远门,办点事情。

 

他或许知道我在做什么,但还是没挑明,只是说:阿康,我看你是大学生,有文化的,做这类事情,是否大材小用?

 

我说:职业不分贵贱,大学生还卖猪肉呢,我这活很有技术含量,而且赚的也多,我觉得不丢人。

 

他思索一会,叹气到:我原本想让你做一些合法生意,我自己也在慢慢转型,以后从事正经行业了,没想到你。。。

 

我说:大哥,但凡有点出路,谁想铤而走险呀,但现在经济那么差,我们也没办法呀,兄弟们要吃饭,他们家人也要吃饭,做这个虽然有点风险,但毕竟不是伤天害理的事情,所以我们靠自己双手劳动,你就别介意了。

 

他说:那好吧,希望你好好做,这一行干得好,也是很有利润的。

 

我说:谢谢大哥了,我先出去了。

 

我将要走到门口的时候,他叫住了,然后说:那边,黑社会也好,****也好,社会秩序和我们完全不一样,你要多加小心了。

 

我说:我会小心的,谢谢大哥提醒。

 

离开冷风那,我心情也很沉重,莫非我和这群兄弟要一辈子做旁门左道的事情吗?

 

经过精心准备,海强和他的朋友搞定了货船,我和兄弟们也搞来了木仓支弹药,加上外援庞世羡,我们公司的第一笔“运输”业务开始了。

 

除了我之外,有赵阳、阿宸、小天才、海强、小虎子、小虾米、小鱼、小黄瓜、阿峰、庞世羡等人,以及货船上的船长和几名船员。

 

我们等了很久,老米他们才派人把钱送来,钱是包裹在箱子里的,从外表看,这些箱子都是旅行箱,好像我们是做批发生意,带一些箱子去离岛卖的。

 

我们把箱子放在船舱底部的夹层里,这是庞世羡教我们的,他说每条船都有这样的暗门,藏在里面一般没什么问题。

 

我问:要是被查出来怎么办?

 

他问:你要钱还是要命?

 

我说:这怎么说?

 

他说:要命就投降,什么也别说了,要钱的话。。。你懂得。

 

我吓了一跳,心想为了运钱,还准备和对方鱼死网破啊。

 

我们把木仓都藏在船舱的夹板里,以备不时之需,安排妥当后,我们乘着夜色,悄悄地驶离了伸城,在茫茫大海中孤独的前进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1-19 22:56:17
1365
262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586

经过一天一夜的航行,我们已经到了胡建附近的海域,这一段海域据说很危险的,很多缉私会在这里巡逻,有时候不是为了公事,更多的是为了捞外快,吞了货自己拿去卖或者找下家。

 

我们航行了一会,就有船只靠近我们了,我看看庞世羡,他胸有成竹的样子,让我们不要惊慌,他能搞定了。

 

过了会,我看到挂着旗帜的缉私船靠近我们,然后有人用大喇叭呼喊,让我们配合检查。

 

我们互相使了眼色,然后就没去暗门那边拿木仓,而是老老实实的配合缉私的检查。

 

缉私上船后,就要查看我们****,船长带他们看****了,而我们一行人则在夹板站着,看着他们进去检查。

 

我和小天才互相看了一眼,双方心领神会的,赵阳满脸疑惑,而阿宸则胸有成竹的,几个小兄弟则比较紧张,不过有我压阵,他们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。

 

过了几分钟,缉私走出了船舱,然后拍拍船长,就和我们告别了。

 

他们走后,船开远了,赵阳才说到:吓了我一跳,我差点以为今天要干上了!

 

阿宸看了我一眼,说到:阿康早就不担心了吧?

 

我笑笑,看看小天才,他对庞世羡说:庞大哥早就安排好了,我们早已是万无一失。

 

庞世羡说:你们怎么知道,我和他们都打点好了?

 

我说:你常年跑海上路线,这又是一条必经的水路,所以我们料想你肯定会提前布置的。刚才你气定神闲的,一点都不慌张,而上传的缉私和你也非同一般,虽然没和你交流什么,但潜意识里,当你是自己人了。我看形势如此,也就不担心了。阿宸和小天才都看出了,就赵阳一个人在那干着急。

 

赵阳说:我能不急嘛!我都快急死了,就你们在那打小九九!

 

庞世羡笑到:你们真的好聪明呀,这条水路确实都搞定了,不过不是我一个人搞的,是公司搞的。

 

我说:公司?

 

他说:是的,就是陈老爹公司搞的,开辟出一条安全的水路,运送来往的货物,这一年可要很多钱呢,至少这个数。

 

我说:不会吧,那么贵!

 

他说:成本确实很高,所以我们这一趟享受着水路,也要多谢陈老爹了。

 

我说:确实要谢谢他,以后去离岛了,请他吃牛腩饭。

 

赵阳说:吃也要吃好的,牛腩饭算什么,起码喝下午茶!

 

我说:不论吃什么,现在我们去吃点东西吧。

 

又经过一天一夜的航行,我们终于接近了离岛,遥望远处可以看到特别的旗帜,那就是离岛了。

 

不知为何,庞世羡有点紧张,我问到:是不是怕同行来抢?

 

他点点头,说:干我们这一行的,不怕白的,就怕黑的,在内地他们不敢胡作非为,但在这交界处,还是有点危险的,虽然97后加大了巡逻,有所好转,但还是不可不防啊。

 

我说:确实如此,不可不防。

 

我让赵阳他们和四兄弟进船舱,并让他们准备好,如果出事,就拿家伙出来和对方拼了。

 

我和庞世羡则在甲板上,密切的注视着周围的一切,屏住呼吸,看着起起伏伏的海浪,心中是无比的复杂,好像透不过气来似得。

 

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航行,我们终于到了赤住,庞世羡松了一口气,对我说:到了这里就安全了,我带你们进港。

 

接着,庞世羡就领航,让船长把船开到赤住的码头了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1-19 22:58:18
1365
262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587

到了码头,发现货运的船没想象中的多,原本以为离岛是货运集散地,会有很多船只,现在看来,也不过如此。

 

把船停泊后,我们就在船里待着,一直到入夜,才开始行动。

 

庞世羡先找来了两辆货车,然后我们把钱从夹板里取出,存放到了货车上。

 

我们驱车往北走,经过大桥到达玖龙,经过了一些老旧社区。

 

这里的房子非常密集,而且都是高楼,又破又老的,简直就是贫民窟了,而这里的招牌和店面,都有一种电视剧里的味道。

 

渐渐地,我们远离玖龙城区,到达了接近城乡结合地方,这边荒地也很多的,人烟稀少,看上去和伸城的蛇山宋江差不多的。

 

最后,我们到达了一个工厂,我们的车进去后,大门被关上了,我和海强都警戒起来,害怕被对方吞掉货。

 

等我们下车后,发现厂区很大,迎面来了几个人,为首的一个貌似有点老,看样子是他们当地人。

 

庞世羡急忙介绍我们认识,原来这伙人就是陈老爹他们,我这才发现,陈老爹比照片上看起来更苍老一些!

 

除了陈老爹,还有老细、邵美、邵芬、便宜仔他们。

 

我急忙和陈老爹握手,他用粤式普通话对我说:阿康,我们终于见面了啊。

 

我说:老爹,没想到你比照片上更帅呢。

 

他笑笑,然后露出满口的假牙,看上去真的是老年人了。

 

我问到:这就是你的地盘啊?

 

他笑笑,说:是呀,这就是在这做事的地方。

 

我说:从外面看就像正规工厂似得,一点都不像捞偏门的。

 

陈老爹说:我们当然是正规工厂啦,我们很正规的。

 

说完,大家都笑了,然后我让兄弟们和陈老爹的手下清点钱财。

 

我拿出手机,说到:我,秦始皇,打钱!

 

陈老爹笑了,说:你是让我为你账户打钱吧?

 

我点点头,然后就拿出一张小环熊干脆面的卡,我把信息都记录在上面了,别人当然不知道我会这么做了,这还不是普通的话,是玉麒麟卢俊义!

 

我把信息全都转交给了陈老爹,他就说:OK,现在我就去为你们打钱,你们在这稍等一会,我让姐姐给你们倒茶。

 

我问:姐姐?

 

说着, 陈老爹就让邵美给我们招待一些食物和饮料,然后和庞世羡一起走了。

 

邵美给我们拿了一些老婆饼和奶茶,我问她到:老爹为什么叫你姐姐?

 

她看了我一眼,说:因为我最大呀。

 

我说:那另两位怎么称呼?

 

她想了一下,说:邵芸是妹妹,邵芬是小小。

 

我说:都很容易称呼的名字。。。听你们口音,不是离岛人?

 

她说:我们是北方人,我的意思是真正北方,不是岭南以北的意思。我们来这里很多年了,老爹和我们的父亲是朋友,所以安排我们来这做事的,我们都很感谢他。

 

我说:原来如此。

 

接着,我又看到赵阳和便宜仔聊的很欢快,我走过去和他们一起聊,他们好像交流打游戏的经验,现在很多内地游戏离岛年轻人也玩,话题自然也多了起来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1-19 23:00:21
1365
262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588

我们等到傍晚,陈老爹他们才回来,他对我说:事情都办好了,晚上我请你们吃一顿。

 

我说:好啊,去哪里呀?去铜罗湾吃炒蟹,还是去生井吃烧鹅?

 

他笑笑,说:都不是,跟我们回去,到我家吃饭。

 

我们跟着陈老爹,坐车前往玖龙城区,最后车停在一幢老式大楼的前面。

 

我们下车后,发现这里有很多高楼,但又高又破的,就是城中村的即时感。

 

我们跟随陈老爹去他家,老旧电梯发出咯吱咯吱声音,让我们感到心有余悸的,电梯到了十层才停下。

 

跟着陈老爹进家门,发现这是一套很小的小两房,估计还没我蛇山北的动迁房大呢,看着这样一个纵横睥睨的钱庄老板就住这样的房子,这和我之前想象的山顶豪宅有天壤之别,难道离岛房子贵到离连捞偏门的大哥都买不起的地步?

 

我们进屋后,陈老爹的妻子阿兰很热情招待我们。

 

阿兰说:阿康,你一路辛苦了,喝口水吧。

 

我说:伯母,你的国语说的很好,听不出粤式口音,倒是有点福萨摩口音。

 

阿兰刚想说话,陈老爹说:她生在福萨摩的,从小说的是国语,不过冥南话更好,是她母语啦。

 

我说:老爹,看不出,你们这是两岸结合的婚姻呀,你冥南话也很不错吧。

 

老爹笑笑,用冥南话和我客套,我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。。。

 

老爹让我们坐下,然后让阿兰给我们做晚饭了。

 

我对老爹说:老爹啊,你这里那么小,我们怎么住得下呀。

 

他笑笑,说:你还打算住我这里呀,开什么玩笑,我这里摆一张床都放不下。

 

我说:那好,我们都站着睡觉得了。

 

他笑到:有地方给你们住的啦,陆先生会安排你们去旅馆的。

 

我说:怎么没看到陆先生。

 

他说:陆先生在银行办事,为你们存钱呢,等办完事了就会回来。

 

我说:那就多谢他了。

 

这时阿兰拿着一些菜上桌,她说:尝尝我的手艺,兄弟们别客气,椒盐琵琶虾很不错的。

 

我们开吃起来,觉得这口味确实很不错,不过我们也没在离岛吃过什么粤菜,也不好评判,或许是饿了的关系,菜上来后,很快被我们一扫而光,陈老爹几乎没动筷子,就没了。

 

我们边吃边聊,到了晚上8点多,陆先生才回来。

 

他和我们打招呼,然后和陈老爹用粤语聊了起来,我大致可以听明白,银行的事情都搞定了。

 

我们和陈老爹夫妇告别,然后跟陆先生去附近的旅馆。

 

到了旅馆,发现又小又暗的,不过这里不需要验明身份,住店的钱还是陈老爹给的,所以我们也不计较什么了。

 

我和海强一个房间,其他人也基本两人一个房间。

 

关上门后,我对海强说:有兴趣找点鸡玩玩吗?

 

他说:阿康,你是认真的还是?

 

我笑到:当然开玩笑了,我们是来办事的,不是来旅游的,万一被抓,很麻烦的。

 

他说:那倒是,而且这边鸡也不合法,马靠那边倒是可以卖的,以后可以去那边买醉。

 

我说:很好,我们下次去马靠找鸡群P!我就喜欢这样干干净净的关系,花钱享受,她们也得到好处,什么感情呀,男女之恋啦,都是P!我算是看明白了,这世界上没有什么爱情!

 

晚上,我一边想着以前恋爱时候的回忆,一边愤恨着,心想以后找到她,恨不得把她宰了!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1-19 23:02:28
1368
262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596

第二天,陈老爹带我们参观他玖龙的贸易公司,他的公司员工不多,基本上就是上次来伸城和我们做生意的那伙人,看来他也是个小型公司,没我想象的那样,几十号,上百人的规模。

 

邵芬带兄弟们去喝茶了,老爹留下了我,和我详谈。

 

他说:阿康,我看你有学历又文化的,和那些粗人不一样,所以我很为你可惜,你为什么要做这一行。

 

我说:形势所迫,不得已。

 

他说:阿康,你有没有想过,以后做点其他行业?捞偏门的,始终不是长久之策呀。

 

我说:想是想啊,但现实逼迫我不得不做这个。

 

他思索一会,说:万一你被抓了,怎么办?

 

我说:好问题,我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。这么说吧,要是我被抓了,我肯定会想办法逃,以后要是被内地通缉了,跑到离岛来,老爹你要赏口饭吃呀。

 

他笑到:没问题,你来我这干,我肯定给你安排工作,我很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呢。

 

说着,他压低嗓门,说到:我这帮手下,除了陆先生,都没什么文化,和你不能比的,我也想招一些年轻有为的人才,但我们这里实在是招不到啊。

 

我说:放心,我没那么容易到你这来的,我在那边混的很好,和上层的关系也处理的不错,不会被抓的啦。

 

他说:那就最好了,我也不希望你被抓,以后我为信找人聊天,找谁呢。

 

我笑到:不会的啦,肯定不会的。

 

在离岛住了两天,事情都办完,和老米那边确认完毕后,我们才和陈老爹告别,登船返航。

 

因为是空船(其实也不完全是,赵阳他们搞了些苹果X),所以我们心情很好,无忧无虑的,不怕缉私也不怕其他人,因为没利润的船,别人也不会抢啊,真当他们无所事事啊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1-22 23:02:24
1368
262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597

回到伸城,我和兄弟们都累坏了。

 

我们回到阳澄路后,老方打来电话,让我去冷风那一次。

 

我让兄弟们回家休息,自己打车,去了一趟茶馆。

 

到了茶馆那,老方在门口迎接我,为我拿包。

 

他说:阿康,辛苦了,快休息一下吧,我给你倒杯水。

 

我说:不急,一会再喝,老大人呢?

 

他说:正在楼上等你呢。

 

我上了楼,找到了冷风,他正在抽烟,两眼通红,估计熬夜打牌吧。

 

我坐下后,他问:到离岛去了一次?

 

我说:你怎么知道?

 

他说:我有自己的渠道,知道你和陈老爹做生意。

 

我说:是呀,做了一笔大生意。

 

他说:不错,现在会做大买卖了嘛,升级了。

 

我说:哪有啊,还不是为了多赚点钱,我手下那么多人,不搞点钱,哪能养家糊口啊。

 

他点点头,说:你手下确实人多,还拖家带口的,确实不容易啊。

 

我说:谁说不是呢,不然谁会想捞偏门呢。

 

他说:陈老爹怎么样?

 

我想了一下,说:人很和善,也很有头脑,就是。。。感觉有点英雄迟暮了。

 

他思索一会,叹到:陈老爹,我和他打过交道的,以前很厉害的一个人,现在也不行了。

 

我说:怎么大哥,你也和他做过生意呀?

 

他说:和他老相识了,80年代他就是很大的老板了,当时我还是小混混呢,后来90年代的时候,他和他的徒弟来伸城做生意,我和他兑换过外币。

 

我说:看来大哥以前也很困顿啊,也是一刀一****拼出来的,才有今天的好日子。

 

他说:以前的日子是很苦,不过大家在一起都很开心的,赚钱也很容易,贩卖香烟,倒卖外汇券,就能赚很多钱了,可惜啊,那样的好时代,一去不复返了,现在你说物价那么高了,但赚钱的渠道和利润都下降了。二十年前,你工作除了生活外,还能存下一笔钱,可现在谁能存下钱?你能吗?

 

我说:很难,用钱的地方多,钱越来越不经用了,而且感觉也没得到什么。

 

他说:是啊,就是你这个道理。。。

 

我说:陈老爹以前比现在更厉害吧?

 

他回过神来,说:他在我还是混混的时候,就是一个大老板了,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,我也不是很清楚,只是听说他做生意亏了,然后他的那些徒弟都和他分家,自己独立干了,蚕食他的市场份额,他后来又生过病,生意大不如前了,不过他毕竟是这方面的先行者,烂船还有三分钉,何况是他,继续做地下钱庄,也不至于很惨了。

 

我说:我在离岛那边,看到他还有一些产业的,也有很多人工,如果这都是烂船的话,那他以前很辉煌了?

 

他说:那是当然的了!陈老爹以前在两岸三地,那真是一面旗帜!地下钱庄找他准没错!以前我记得他钱多的时候,在福摩萨那边买了不少楼呢,伸城这里以前有个台玩城你还记得吗?就是他联合几个台吧子一起投资的,只不过后来那个地方被冲了,他也受到了损失,人啊,不可能一直顺风顺水的,总有走背运的时候,陈老爹现在就是人生的低谷。

 

我问:那他到底是怎么不行的?

 

他说: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,大概是被朋友骗了,手下的人也离心离德,损失了一大笔钱,从此就沦落为普通的洗钱人了,没以前那种龙头老大的气势了。

 

我叹息到:老爹他人不错的,就是现在境遇不佳。

 

他说:这很正常,在江湖行走那么多年,还能如此的已经很不容易了,说不定我以后还不如他呢。

 

我说:大哥,你要是落难了,我肯定帮你的!

 

他说:你所谓的帮,就是说一句我会帮你的,是不是?

 

我笑到:你怎么知道!

 

他笑着说:你呀,还是好好做的你酒厂生意和金融公司,别搞地下钱庄了,这个水深着呢!

 

我说:知道啦,你要喝洋酒吗?我让张皓给你送几箱来。

 

他说:送几瓶就可以了,我尝尝味道。

 

我说:几瓶怎么够,我厂里的酒可好喝了,你一旦喝了肯定喜欢!给你送十箱吧。

 

他笑着说:那就听你的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1-22 23:04:39
48
0
来自:保密
注册:2018-09-11
发帖:3+38

上个月有人写过了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这个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...
2018-11-22 23:05:48
1368
262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598

我回到金融公司,看了账目,发现最近业绩不错,特别是融资部门,在赌鬼带领下,把一群老头老太的钱都借来了,当然,我们不是做什么P2P,我们是实打实的做高利贷的,所以不存在还不上去跑路的事情。这钱只要是问我们借的,就没有还不上的。在伸城,再查的人总有房子吧,车子吧,或者人脉吧,要是还不出,就用车子,房子抵,如果烂命一条,找到他兄弟姐妹父母子女,亲戚朋友甚至同事去要账,不论如何,没有我们收不到的账,我们这边利息也还好,三个月50%,还不出签协议约定个还款时间和数额,也不斩尽杀绝,这是冷风告诉我的,不要把人逼绝了,毕竟我们还是要长久做下去的,有些高利贷是可以几万变成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,但那种事情太缺德,而且容易引起社会关注,我们还是闷声发大财了,3个月拿一半的利润,已经很可观了。不过即使如此,也有人因此欠了很多钱而卖车卖房甚至给我们房子的,如果我们拿了房子,我一般会让赵阳扔十几万给对方,让他们也能有条退路,不过问我们借钱的,不是投机者就是赌鬼,扔给他们的钱,最终不能给他们最低保障,只能是清零,但这钱还是得扔,作为有良知的高利贷,我们需要给客户一个托底,虽然这么做有点傻叉,把嘴边肉吐出来,但我还是坚持如此,因为我们是做信誉,常年做的,必须要留条活路,以免日后发生事端。

 

处理好金融公司事情,我就和兄弟们商量,明天去东乡走一趟,去酒厂走访一下,再看看连滨,兄弟们都说好,只是阿宸选择留在金融公司,防止有什么以外变故。

 

商量完毕,我们就去附近的白斩鸡店吃饭,这时候我看见卷毛也在那吃盖浇饭。

 

我跑到他面前,对他说:怎么样?最近做理财顾问,还习惯吧?

他一脸倦容的对我说:很累,也很烦,压力很大的,赌鬼一直给我们很高的业绩,让我们每天都很难受。

 

我说:有业绩正常的,没业绩才奇怪,做好公司就是要逼一下自己的,这样才能出成绩。

 

他说:但这样很累啊,你能让我到你们身边做事吗?

 

我笑笑,说:你尽快融入这个圈子吧,我觉得你做理财很好的,比你以前在虬刚路摆摊好多了,我这里都是比较危险事情,不适合你,你还是继续做下去吧。

 

他说:阿康,你有没有想过,这个行业始终很危险,什么时候能改邪归正?

 

我笑笑,说:这事情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了。

 

说完,我就要和赵阳他们去吃饭了,他突然叫到我,说:阿康,其实。。。

 

我回头问到:怎么了?

 

他看了我一眼,就避开我的眼神,然后说:没什么,我就是想让你给我加个白斩鸡。

 

我笑到:这样的小事,我还以为是什么呢,白斩鸡是吧?叫一只给你,吃不完你带回去吧。

 

接着,我就和兄弟们喝酒吃饭了,卷毛什么时候走的,我都不知道。

 

第二天,我们车队就向东乡进发了,除了我开车外,其他兄弟也基本人手一车,除了桥洞四兄弟年龄小没****坐我车里外,其他车都跟着我,一起向东乡进发。

 

通过S227,我们转到了X438,离东乡也近在咫尺了。

 

到了西班牙小镇,遇见了镇gov里的前同事们。

 

他们和我们热情打招呼,还说连滨正在清村招商引资,要我过去找他。

 

我对赵阳说:我们还是去酒厂看看吧,连滨他也很忙的,我们不去打搅他了吧。

 

赵阳点点头,说:这次我开路,跟着。

 

我们开到了乐民酒厂,进去后,就看见雅克在指挥一群人搬运机器。

 

我们下车和他打招呼,他用略带东乡口音普通话对我们说:今天真是忙死了,从美国买的新设备需要安装呢。

 

我说:不错嘛,鸟****换炮了,现在都用美国机器来酿酒了啊。

 

雅克说:不换机器不行,国产机器,包括两岸三地的,质量都不是最好的,要酿造最好的酒,还是要用美国的。

 

阿宸说:美国工业发达,所以机械设备方面自然不在话下。

 

我说:什么时候我们国家也有这样的实力就好了。

 

赵阳说:不用很久的,过了五十,六十年,就差不多了。。。

 

我说:希望吧。

 

进了酒厂,我们到了经理室,和张皓等人进行交谈。

 

张皓告诉我,现在酒厂利润比较稳定,不像以前那样突飞猛进了,人员投入和效应费用也开始适当降低了起来。

 

我询问小天才,他说:这很正常的,营业额和利润不可能一直高增长下去的,到了成熟稳定的阶段,就会慢慢平复下来,进入低增长甚至负增长,这是我们酒厂利润稳定,进入成熟期的表现,没什么奇怪的。

 

阿宸也说:市场就这么大,不可能无限扩张下去的,所以我们能有现在利润,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

赵阳说:你们都这么说了,我就信你们了,不过我还是怀念以前酒厂****狂拿的阶段。

 

我笑到:钱是赚不完的,你就别心黑了。

 

又聊了很久,我们才去厂里转悠一圈,发现这里各方面都上了轨道,无论是雅克这批技术人员,还是销售,都井井有条的,看来张皓把这里管的很不错。

 

我们走出酒厂的时候,来了几辆日系车,下来一行人,为首的正是连滨。

 

他冲过来,拥抱我说:来东乡都不找我,你真是不够兄弟!

 

我笑到:这不是见着了吗?现在东乡你管的怎么样?

 

他说:你看这附近都在动工开建,都是我们招商引资来的。

 

这时他新招募秘书说:书籍大人为我们镇招来了很多投资商,他们新修了电影院、酒店还有度假区,还带动了基础设施的建设,不久的将来,东乡将成为伸城南面的一颗明珠!

 

我说:说真的,你要把本地老百姓的衣食住行给解决了,以前吃饭总是那几个地方,想找个地方换换口味再逛逛街,也没什么去呀。

 

连滨笑到:这个已经在改变了,我们在蓝波路那边已经规划了很多新兴商场和特色小店,依托西班牙小镇风哥,打造一个南伸城度假、娱乐、生活中心!

 

我说:要是有地铁那就更好了。

 

他拍拍我肩膀,说:等你以后成了大老板,你赞助一条地铁吧,直通龙洋路。

 

我说:我要是大老板,直接造一条通路噶嘴了,还通什么龙洋郊区啊!

 

他笑到:那就等你的好消息了。

 

之后,连滨带我们参观了东乡的几个工地,这里都是外企、央企投资的,有很多都是大项目,看来这里未来的潜力是非常巨大的。

 

告别了连滨,我们驱车返回市区,到了家,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,和兄弟们胡乱吃了一些东西,我就回家躺着了。

 

躺床上无所事事,打开电视看了一会,突然发现有我熟悉的内容。

 

原来是新闻综合频道,里面有关于连滨的内容,大致是说东乡被评为全国文明镇,连滨成为优秀书籍,用了很大篇幅来渲染这样一个基层的镇书籍,看来老黄一定出力不少,同时连滨他自己也很努力,相信过不了多久,他就能到区里面高就了。

 

看完电视,我心里五味杂陈,我并不是不为他高兴,连滨能坐到区里的位子,我真的很开心,但另一面,我也很失落。他是官我是匪,差不多的起点和智慧,却天壤之别。以前我好歹也是外企的高管,手下一群人,还能开很体面的车,住很好的商品房,而现在沦落到和一群三校生+底层人士混HEI帮,我实在看不起我自己。和我差不多的连滨,已经升上去了,未来还有可能混到市里面,而我混的再大,也是个流氓,流氓!!!

 

想了很久,夜已深,我淡然的笑笑,心想这条路自己选的,不是自己作死,怎么会走到这一步,既然当流氓了,就做好这个职业吧,流氓虽然不光彩,但好歹靠自己双手劳动赚钱,也没什么不好的,继续做下去,说不定以后能慢慢洗白,做个企业家也说不定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1-22 23:08:05
1368
262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599

第二天,我在公司和阿宸算账,这时赵阳神秘兮兮走来,一脸坏笑的对我说:阿康,有人来看你了。

 

我说:谁啊?你贼兮兮的表情,怎么回事?

 

他笑而不语,而是打开了门,一双高跟鞋走来过来,我定神一看,发现是小颖。

 

她说:阿康,我正好路过这里,我们可以聊一会吗?

 

我看着阿宸说:我们还在算账呢。

 

赵阳急忙拉着阿宸说:我们先出去休息一会,你们慢慢聊。

 

说着, 他们就一溜烟出去了。

 

我起身给小颖拿饮料,然后说:这两个家伙不知道搞什么,一眨眼就逃了。

 

她笑到:人家是不想当电灯泡。

 

我说:你又在倒追我呀?不要以为我不知道~

 

她瞪大眼睛,说到:是又怎么样!你愿意吗?

 

我看了她一会,觉得有个女朋友也不错,在grace离开我后,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正式谈女友了。

 

我笑笑,点点头,说:可以呀。

 

她拉着我的手说:那我当你是愿意了呀。

 

我说:那好吧。。。

 

她说:怎么感觉你不情愿呀?

 

我说:没有呀,我很高兴的。

 

她说:是吗?那一会我们去看电影吧。

 

我说:好呀。

 

到了电影院,买了爆米花和饮料,然后我们就进去了。

 

入座后,发现人不是很多,可能不是周末的关系。

 

我还在吃爆米花,小颖就问到:阿康,你觉得我们是什么关系呀?

 

我笑到:你说呢?大家都心照不宣了呢。

 

她说:讨厌啦,要你开口表白有那么累嘛?

 

我说:水到渠成的事情,何必流于形势呢,大家心里都有彼此,不是挺好的。

 

她说:你呀,就是不肯开口,不过我就当你开口了。

 

我笑到:吃个爆米花吧。

 

接着,电影开始了,我就开始和她搂抱、亲吻起来。长时间没有女朋友,导致我非常想和女孩亲热,所以我和她激烈的拥吻和搂抱,没多久,我们开始互相脱对方衣服了。

 

互相开心了一会,我提议去后排位子,那边没有一个人。

 

到了后排,我脱去她衣服,然后就开始了。

 

事后,她对我说:你是不是很久没做了?

 

我说:你怎么知道?

 

她说:憋得时间太长了,所以很快就结束了。

 

我说:是啊。。。

 

她说:那再来一次吧。

 

我说:让我休息一会吧,我好累啊,毕竟人老了,没以前18岁时候厉害了。

 

她笑笑,说:好吧,那你就稍微休息会。

 

接着,我们又进行了第二次,或许因为长期没做的关系,或许因为第一次太快太急,这一次比较缓慢,也不是太硬,她是坐上来后,我才能坚硬下去了。

 

第二次完事后,我们都气喘吁吁的,她拍着我肚子说:你呀,好去减肥了,不要一直和那群兄弟胡吃海喝的,你要多出去走走。

 

我喘着气,说:好的,以后我会。。。会注意的。

 

看完电影,我们又去附近的餐厅吃饭,然后我送她回家,我才回去的。

 

躺床上,看着天花板,心想自己这样的生活虽然不是最好的,但还是可以支持下去的。尽管有诸多的不如意,但我想只要努力下去,不用多久我们就可以赚很大一笔钱,然后开个正经的公司,再也不必做什么非法的行当了吧。

 

怀揣着这样的梦想,我进去了梦乡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1-22 23:09:15
1368
262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600

几天后,当我在金融公司坐镇的时候,老米打来电话,他很急切的对我说:你快点来我家一次,要快!

 

我说:好,那我马上就来。

 

挂了电话,我有些迟疑,不知他找我什么事情,但我还是很快的开车前往老米的家。

 

到了他家,进了他的书房,只见他面色凝重的在喝茶,见了我后,就让我坐下。

 

我坐下后,说到:什么事情呀,让我心急火燎的赶过来,好像很严重似得。

 

老米喝了口茶,然后对我说:阿康,接下来我告诉你的每一个字,都是千真万确的,你要仔细听,因为我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才能告诉你的。

 

我见他不像是开玩笑的,于是也就揪心起来,说到:你说,我在听。

 

他对我说:阿康,最近XX部要有一次扫黑行动,长三角特别是伸城的黑帮,会被悉数尽除,你和你的手下以及金融公司,早已经被本市的警方盯上了,如果你不跑路的话,那你会有牢狱之灾,阿康,跑吧,留得青山在啊!

 

我思索了一会,才理清了思绪,我对他说:照你那么说,伸城的龙头老大都要进去?我这种小头目也要坐牢?

 

他点头到:是的,全部要进去。

 

我说:冷风会被抓吗?我要通知他。。。

 

还没说完,老米打断我的话,说到:冷风是大目标,已经被盯死了,你去救他,等于是自投罗网。

 

我抱着头,蹲下,流涕痛哭说到:天啊,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。。。

 

老米跑过来拍拍我的肩膀,说:混黑道的,终有这一天啊。

 

我擦了擦眼泪,说:现在不能哭,现在还要做很多事情!

 

我站起身,对老米说:感谢你这次救我,我对天发誓,以后有出息了不会忘记你今日的恩情。

 

说着,我给他作揖,然后说到:我要去通知兄弟们,老大,我们后会有期。

 

刚要走,老米拦着我,说:现在这时候了,别管那些草莽之众了,我安排你去东南亚,再给你一笔生活费。

 

我笑到:我和兄弟们想来同生共死,让我一个人溜走,不是我的风格。

 

他思索片刻,然后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,说到:人各有志,你既然要和兄弟们一起走,我也敬重你!这点钱拿在路上用,好好保护自己,留得青山在啊!千万别硬拼,哪怕坐牢也不死了好。

 

我说:我当然会惜命的,我的大仇还没报,还没找到女人呢。

 

他拍拍我,说:阿康,保重!

 

我点点头,说:你也是,保重!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1-22 23:10:27
1369
262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607

即日起,此文只在KDS、天涯鬼话和我个人贴吧(唐山路小开吧)进行连载


除此之外的任何行为均属于盗版和我本人无关


特此声明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1-23 23:13:23
1369
262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608

我跑出老米的家,快速的上了车,然后一边开车一边用蓝牙打给四人组,让他们马上闪人。

 

四人组接到我讯息后,马上就告知其他兄弟,于是我们整个团伙都开始闪人,按照以前我们的约定,我们会躲在伸城周边的地区,例如南乔、会南、釒山这种远郊地区。

 

我开车到了直北彭扑,等了十分钟,就来了两辆日系车,车里有赵阳、阿宸、小天才、海强、小桃儿他们,小桃儿还随身带着一个爱马仕的包,里面有我们的流动资金。

 

赵阳上车后,对我说:我们已经通知所有兄弟了,大家都闪人了。

 

我说:冷风他?

 

他低着头,说:已经被抓了,我们无能为力。

 

我沮丧着低着头,然后说:去会南吧,以后想办法跑到外国去。

 

赵阳说:那我开车去接一下四兄弟和阿峰,他们已经跑出来了,约好在共合新路碰头。

 

我说:我和你一起去,开两辆车,万一有事,我们可以互相掩护。

 

他说:你还是带着其他人去会南,我去接他们就可以了。

 

我争到:不行,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大哥,不想再失去兄弟们了!

 

他看看我,迟疑了一会,然后说:那好吧,我们一起去,其他人先往会南撤离。

 

我和赵阳开车前往共合新路,他在路口等待四兄弟他们,我则在附近的小路观察着。

 

在车里等了半小时,小虎子打来电话,告诉我已经在赵阳的车上了。

 

赵阳开车后,我就跟着他的车,一路从直北开到了扑东。

 

经过长途跋涉,我们都到了会南。赵阳他们找到了一些毛坯的商品房租住,我和兄弟们总算也有个落脚地方了。

 

到了暂住的地方,稍等了一会,大批人马陆续来了。

 

除了赵阳四人组和桥洞四兄弟阿峰以外,还有大雾七鬼、孔泰、阿旺、小猪、大力、阿龙等人。

 

我环顾四周,发现好像少了什么人。

 

赵阳四人组到齐后,我就和他们开了个会。

 

我提议远走高飞,去南美小国家开开出租算了。

 

阿宸则劝我到:阿康,我们在如此熟悉的环境下尚不能保全,去了语言不通完全陌生的外国,不是更危险了吗?

 

小天才说:不如我们就去投靠陈老爹吧,他提议过拉我们入伙,当时我们还在为冷风做事,就没答应,现在看来是时候了。

 

我询问大家意见,海强说:陈老爹毕竟是老江湖了,在离岛有人脉有地位的,我们去投靠他再好不过了,不过这跳路也不简单,离岛的黑帮竞争也很激烈,不像这里有冷风为我们撑着,到了那后我们要自己开辟条路了。

 

赵阳则说:我觉得这是一条路,好歹也算在国内,吃的和用的,都是中文,比去南美好多了!

 

小天才笑到:而且女人也是国产的,说不定能找到伸城的女人呢。

 

赵阳笑到:伸城的女人都是金B,没几百万的房子都拿不下来,她们会去离岛做鸡?

 

小天才说:那就是你孤陋寡闻了,离岛的一些场子是唯一可以玩到310女人的地方。

 

赵阳摸了一把口水,说:就这么决定了,去离岛!

 

我笑笑,询问阿宸意见,阿宸思索很久,才说:去离岛是一种选择,但是我父母家人都在这边,要是去了那,不知道是时候能回来了。

 

我对他说:你那么聪明,居然想不到这其中的道理?我就告诉你一句话,去了尚有一线生机,留下你就是周璇的下场!

 

他拍着自己脑袋说:原来如此,差点误了大事。

 

我说:很好,既然大家都达成共识,我们就启程去离岛,现在我就去联系陈老爹,你们几个和兄弟们说一下,要去南方某个城市,别说离岛,省的夜长梦多。

 

我用备用手机联系了陈老爹,告诉他目前我陷入困境,想去离岛投靠他,跟着他混地下钱庄。

 

陈老爹说:阿康呀,我早就想让你来帮我了,你现在就过来吧,我这里有你的位子。

 

我说:老爹,我还有几个兄弟和我一起跑出来,你也能接待一下吗?

 

他说:没问题呀,你们只要安全到了离岛,我安排你们出路。

 

我说:真是太谢谢你了!你放心,我们到了离岛,肯定为你做牛做马报答你的大恩!

 

他说:别说的那么难听,什么做牛做马的,大家都是朋友嘛!你呀,注意安全啊!

 

我说:谢谢,我会注意的。

 

挂了电话,我让海强去联系船只,准备偷渡去离岛。

 

晚上,小虎子把我拉到一边,对我说:大哥,我有些事情想告诉你。

 

我和他走到一边的小房间,并把海强叫过来,我们三个关起门来说话。

 

小虎子说:前几天,我和兄弟们去宫康收钱,看到一行人从车里走出来,那些人都很奇怪,我的直觉告诉我,他们都是老派。

 

我说:你能确定?

 

他说:我后来让小鱼去跟着他们,发现他们带着手KAO和木仓,可以确认是老派了,而和他们一起的不是别人,是。。。

 

我急忙到:是谁啊?我们自己兄弟吗?

 

他迟疑了一会,看看我们,然后才说:是卷毛!

 

我大吃一惊,说:不会的,卷毛是我的兄弟,多年的兄弟了,不会出卖我们的!

 

海强说:阿康,卷毛色厉内荏又胆小怕事,他从来不跟我们去办大事,都是混日子的,他要是做了线人,我并不觉得奇怪。

 

我又问到:卷毛是被抓了,还是被他们挟持了?你说清楚!

 

小虎子说:我可以肯定,卷毛没被挟持,也没有被抓,他是一种很随意很愉悦的姿态和那些便衣们说笑的,我可以判断出,他就是内鬼!

 

海强说:阿康,这次风哥那么快被抓,风哥名下的很多产业都被突袭了,我看不是巧合就可以解释的,而且我们的人大多没事,看来卷毛还算有点良心,没把我们都供出去。

 

我说:供出风哥,就是叛徒,还分什么我们他们的,这个卷毛以前就是消极怠工,我也不和他计较了,没想到现在被策反了,做了线人,真是太可恶了!

 

这时赵阳他们来了,问我怎么回事,我说:有事情,但我们出去聊。

 

我把赵阳三人组,以及小虎子、海强他们带到一家小餐厅,这里没什么人吃饭,大部分都是江淮口味的菜色,好像给重体力劳动者吃的。

 

点了些菜后,我就把事情简略的告诉了他们,赵阳听后呆若木鸡,好一会才说:卷毛背叛了我们?

 

阿宸探口气,说到:卷毛我早发现他有点不正常了,原本以为是偷公司的钱养活自己,没想到是做下了如此十恶不赦的事情!

 

小天才也说:对我们有意见可以说,合不来可以离开,这样出卖我们实在是不可取。

 

我说: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,你们想怎么办?

 

他们几个面面相觑,然后阿宸才说:阿康,我们现在形势危急,不如跑路到离岛,以后再找卷毛报仇不迟。

 

赵阳却说:这次饶了他,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遇见他了,我觉得应该立刻去找卷毛算账!

 

阿宸书:卷毛身边有便衣,有武装的,不是那么容易的!

 

赵阳说:就那几个便衣,算个屁武装!我们带一队人过去就能摆平!

 

我思索一会,问海强到:如果你的兄弟出卖了你,你会怎么办?

 

他说:杀无赦!

 

我看了他一会,觉得他是认真的,赵阳让我好好考虑,他听我的意思。

 

小天才也说:阿康要怎么办,我就怎么办。

 

我考虑了很久,才说:我们跑路之前,把卷毛干掉!

 

众人说到:好,干掉他!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1-23 23:18:51
1369
262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609

我把桥洞兄弟叫来,又叫来了小猪和大力,然后告诉他们准备出动。

 

我让赵阳他们把藏起来的木仓分发给了兄弟,然后就等到晚上,然后驱车前往宫康地区。

 

到了宫康,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,夜晚的城乡结合地区人并不是很多,除了环卫工和卖黑暗料理的小推车,几乎看不到什么行人。

 

我们在小虎子带领下,找到了一家小旅馆,小猪告诉我,这家旅馆经常有老派进出办事的,可能是他们活动据点,我们要下手的话就要快,不然很容易被大批老派包围的。

 

在车上,我们来了个会,我对他们说:这次目的很简单,就是把几个便衣制服,然后带走卷毛,听清楚了吗?不在旅馆里动手,就是把卷毛带走!而且没有必要,不要动老派,我们已经犯了很多事了,少见一次血,也当是积德行善,不相关的人,就不要去动,明白了吗?

 

他们说:明白了。

 

我说:好,现在看一下时间,我们过十五分钟就行动。

 

我们在车里等了一会,然后就拿出武器和头套,接着就进入了旅馆。

 

进入后,我们迅速制服了前台,一个中年妇女,把她捆绑好,然后询问出便衣们的下落。

 

前台告诉我们,便衣白天有四个,现在只有两个了,还有一个就是线人。

 

我让小鱼封住前台的嘴,然后把前台扔进了里面休息室,让小鱼在前台位置埋伏,以防外面情况有变。

 

接着,我们几个到了楼上的一间房子,用眼神交流完毕后,我让小虎子用钥匙打开了门,然后我们几个鱼贯而去,一下子冲了进去!

 

小猪他们冲上去制服了便衣,本来我们人数占优,何况只有两个便衣,轻松的搞定。

 

我和赵阳走到卷毛面前,尽管我们带着面罩,但卷毛知道我们说谁。

 

赵阳说到:跟我们走!

 

便衣们想反抗,我则走过去,对他们说:大家都是外面混的,规矩我不说你们也懂。你们是拿工资养家糊口的,别为了不值当的事情,损失一条命,今天我们只带走他,你们可以继续生活,我们两不相欠。但你们要阻拦我的话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

 

说着,我露出了带来的霰弹木仓,便衣们一看,就立刻软了,我让兄弟们把便衣们捆绑好,然后把卷毛也绑了,用衣服包裹捆绑的部位,就带出了房间。

 

我们走出来的时候,我还是有点担心的,虽然见不得人的事情干了不少,但这一次总感觉有点慌。

 

好在走到门口,都没什么事情发生,我让小鱼归队,大家就全部撤了出来,上了车扬长而去。

 

到了保山江边,我们把卷毛带到一个废弃的工厂。

 

在那里,他跪在地上对我们说:兄弟们,我也是被逼无奈,饶了我这次吧。

 

赵阳冷冷的看着他,说:因为你,我们损失了很多人,风哥现在还在里面。

 

卷毛拉着赵阳的裤脚管,说到:给我一次机会,我以后肯定为兄弟们做牛做马报答!

 

阿宸则说:一次不忠百次不忠,留着你就是祸害!

 

卷毛哭着抱着我的腿,说:阿康,求你绕了我吧,当线人不是我本意,是那些便衣逼我的,我真的不想出卖你们啊,我也是被逼无奈才干的,我尽可能的保护你们不能他们抓到,我也不知道会出那么大的动静。。。

 

我推开他,说到:你现在才说这些,太晚了,太晚了。。。

 

说着,我背朝着他们,然后说:办事利索点,要干脆一些!

 

我走了出去,在外面等了十分钟,他们就都出来了,只见大力和小猪扛了一个袋子,血水从袋子里渗了出来。

 

我对赵阳说:办完了?

 

他点点头,神情肃穆的说:怎么处理?

 

我说:捆上石头,扔江里吧。

 

阿宸说:不能那么简单,要先做点处理,牙齿,指纹,面部,都要处理掉,才能扔。

 

我说:那你们去办吧,我心情不好,先去车上躺会。

 

到了车上,我觉得自己真是罪人,不是我当初拉卷毛入伙,他现在也不会这样走掉,卷毛一向胆小谨慎,不敢做什么大事,我早该想到他不是当黑帮的料,应该让他继续做盗版光盘生意,而不是入伙干大事,哎,是我害惨了他啊。

 

兄弟们回来后,我们开车前往会南,路过直北的时候,我突然想起点什么,于是让赵阳带着大队人马回去,自己则带着小天才去办点事了。

 

我们来到小颖家楼下,然后让小天才去车里等着,万一有什么事情,他先撤。

 

我用新手机发信息给小颖,让她下楼一趟,等了几分钟,就看见小颖走了过来。

 

我把她拉到车里,然后对她说:我。。。我可能要去很远地方避风头了,要一段时间看不到你了,这样对你很不公平,所以你还是找新的人开始吧。

 

她听后两眼红红的,没多久哭了起来,对我说:阿康,你这是不要我了吗?

 

我一边为她擦眼泪,一边说:我不是不要你,但我现在被通缉,要离开伸城躲避起来,这也不知道要多久,我是怕耽误你呀。

 

她说:阿康,我们一起走吧,我和你起去外国生活。

 

我说:听话,别胡闹!外国很危险的,我带你出去是连累你了。

 

她说:阿康,我不怕被连累,我就是要跟着你。

 

我说:真的不用如此,你还是在伸城好好生活吧,各人有各人的命运,我的命运就是颠沛流离,这一点我早已有觉悟了,你不必跟着我受苦,你看得起我,想和我谈恋爱,我已经很感激你了,以后有缘的话,我们还是能遇见的,只是现在要分离了。

 

还没说完,她就靠着我痛哭起来,我抱抱她,拿出一个信封给她,说到:这点钱,你拿去做点小生意也好,存在银行也好,随便用吧,但是记住,千万别买股票,也别买理财,因为那些都是骗子,骗子!

 

她说:阿康,我不要钱,我需要你。

 

我说:我何尝不想和你在一起,但形势所逼,哎,希望我能早一日回到伸城,和你相见。

 

她说:阿康,我会等你的。

 

我摸摸她,说:不用勉强自己,要是觉得有好人的话,就嫁了吧,别发好人卡了。

 

她笑了,说到:这个时候你还开玩笑。

 

我说:苦中作乐不是么,好了,我要走了,我们有缘再见。

 

我们拥抱一会后,她和我拥吻,我感觉到她舌头在我口腔里蠕动,这给了留下了很好的印象,尽管我们恋爱时间不长,但却是美好的回忆。

 

回去,我让小天才开车,自己则打电话给阿敏。

 

电话接通后,我说:好久不见。。。。

 

她立刻到:阿康。。你等会,我去厕所和你电话。

 

过了会,她说:阿康,你怎么啦?听说现在严打,你要紧吗?

 

我说:很要紧,抓的就是我,我想我要走了,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了。

 

她说:我们能见一面吗?

 

我说:不了,相见不如怀念,很抱歉以前和你在一起时候,没能好好对待你,失去你,我也有很大的责任。

 

她哭着说:阿康,其实我一直爱你的,你是知道的,但你为什么不给我们复合的机会呢?

 

我说:覆水难收,我这人不喜欢回头草。

 

她说:但我真的很爱你,为了你可以做一切事情!

 

我说:我知道,我知道。。。

 

她说:其实分手的事情我也很抱歉,也很后悔,我一直想和你解释一下,或者和你道歉,阿康,能给我一个机会吗?

 

我说:太晚了,太晚了。。。我还要跑路,就不耽误你了,你还是找个好人嫁了吧。

 

她说:不要,我就要你,阿康,你可以带我一起走吗?

 

我说:不耽误你了,我们还是各走各的吧。

 

她说:阿康,真的那么绝情,不给我机会吗?

 

我说:如果我还有命回来的话。。。我会请你吃饭的。

 

她说:阿康,去了国外要记得好好照顾自己,给我发信息,好吗?

 

我说:好的,我会联系你的,放心吧。

 

她说:阿康,保重,还有,我爱你!

 

挂了电话,我心里也不好受,小天才在旁边说:问世间情为何物,哎~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1-23 23:23:06
1369
262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8-07
发帖:95+4610

回到会南,我们就开始了动员大会。

 

我把兄弟们都请到房间里来,然后和他们开诚布公的说到:我们在伸城混不下去了,在国内躲避,不是东躲西藏就是被抓,所以我们决定去海外活动,在外国开辟一条赚钱的路子,愿意跟我们走的,以后有我一口饭吃,你们永远饿不着,不愿意走的,或者另谋出路的,我在这给你安置费,让你即使不跑路,也不至于饿死,大家想走想留,完全看个人情况,不必有诸多顾虑。

 

小虎子他们最先发言,小虎子说:我们誓死跟随大哥,大哥去哪里,我们就去哪里,哪怕是刀山火海,我们也跟着进去!

 

我说:好,你们是我好兄弟!

 

小猪和大力也发言到:我们做了那么多事情,留下死路一条,跟阿康去国外吧。

 

我说:好,跟着我,我保证给你们安排工作!

 

阿峰站起身,看看我,点点头,我明白他意思,也没多问什么。

 

接下来,赌鬼起身到:我在金融公司做了那么多,已经上了他们名单,不跟你走也没活路了,就跟你混吧。

 

我笑到:没事,到国外你还可以开金融公司,到时候搞的钱更多!

 

阿三和水鬼也起身,说到:我们愿意跟随老大去海外拼搏。

 

我走过去拍拍他们,说:好,好,都是我的好兄弟!

 

阿龙则说:大哥,我犯的罪轻一些,而且我家人都在这边,不想去国外了。

 

我和他握握手,说:人各有志,不强求,一会去领钱。

 

孔泰也说:大哥,我真的很想跟着你,但我父母都在伸城,没办法去国外,请你体谅!

 

我拍拍他,说:你还要当丁力许文强了,去海外怎么行,留在这吧,一会去领钱吧。

 

阿旺则对我说:大哥,我没家庭没牵挂,更你去国外了!

 

我笑到:好,你功夫了得,跟着我有好帮手了。

 

黑框犹豫不决的,于是我问:说句话呀,到底是去是留?

 

黑框拍了下脑袋,说:还是跟你去吧,留下也没什么出息的。

 

我笑到:你早该想通啦!

 

接下来,大雾七鬼中的其他鬼,都选择留下,我让阿宸他们在隔壁发钱,四人组不必问,是我核心成员,全部跟我去离岛。

 

事情全部安排妥当后,海强阿三他们就联系了货船,准备再次瞒天过海,登陆离岛。

 

在出发前夕,我用新手机打电话给张皓。

 

张皓说:阿康,离开你,酒厂怎么办?

 

我对他说:放心,有黄连滨在,你不必担心有人来查酒厂,我不在的时候,你帮我好好看着酒厂。我在开这个厂的时候,就让你来当负责人,注册资金和法人,也都是没问题的,因为我担心有朝一日我会有事,所以这酒厂是非常白的,白到你能放心经营下去,你要好好的帮我打理酒厂,等我回来,我再找你喝酒聊天。

 

他哽咽到:不是你的话,我现在还没工作,带着孩子露宿街头,你怎么说走就走。。。

 

我说:暂时的分离而已,我觉得我们还会见面的。

 

他说:阿康,你放心,等你回来,这酒厂会比现在规模更大,更赚钱的。

 

我笑到:那就全靠你了,拜托你了!

 

挂了电话,我心情很沉重,这时赵阳走了进来,对我说:阿康,准备走了。

 

我醒了行鼻子,说到:我们这就出发,离开这个城市,开始新的旅程!

 

我们一行人趁着夜色,前往武松口码头,开船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时分了。

 

跟随我一起去离岛的,有赵阳、阿宸、小天才、海强、小猪、大力、黑框、赌鬼、水鬼、阿三、阿旺、小虎子、小鱼、小虾米、小黄瓜、以及沉默寡言的阿峰。

 

在漫漫夜色下,我们的船驶离了伸城,吹着江风看着漆黑的景色,我心情格外复杂,伸城,再见了,这一走,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了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o you like stories? I want to tell you a true story! 百度贴吧:唐山路小开吧
2018-11-23 23:25:17
x
引用20楼@ 特雷西00 发表的:

首先,请你以一种,团成一个团的姿势,然后,慢慢地比较圆润的方式,离开这座让你讨厌的城市,或者讨厌的人的周围首先,请你以一种,团成一个团的姿势,然后,慢慢地比较圆润的方式,离开这座让你讨厌的城市,或者讨厌的人的周围

回复主题 返回kds宽带山
主题: 前女友突然约我见面。。。
热门文章排行
  1. 本周
  2. 本月
热门产品排行
  1. 本周
  2. 本月
房车头条
  • 扫描关注官方微信
  • 扫描下载客户端

短信

x
收信人:
内容:
插入:  发送 
  • 默认

帖子奖分

奖分者: ( )

得分者:

奖励分值:您今日还有 3 点分值可以奖励 [ 20 点奖分可自动换取 1 点PP]

看不清楚吗?点击更换一张

请输入4位有相同表情的数字

验证码:看不清楚吗?点击更换一张

奖分理由:

删除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当事人要求删除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理由:

扣除hp值:

宽带山警务室

用户反馈

        

内容:

已报名参加的人员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