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1] 
点击: 9759  回复: 1  已被4人收藏

 小说《风筝》印象最深刻片段

459
76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3-06-16
发帖:102+923

谍战小说《风筝》,那个代号“老六”人称“六哥”的钱溢飞,他的信仰,他的执著,他的命运,令人感叹、感慨、感动、感佩、感怀。。。。


 

   以下摘录为小说印象深刻片段(共9660字)。


 

【P1】徐墨萍望着铁窗外簌簌而落的枯叶,嘴角泛起阵阵冷笑,那是种充满遗憾、无奈和满怀愤恨的仇笑。

 

她有无数机会可以干掉钱溢飞,但最终都让他机警地逃脱。现在这种遗憾已化为深深的自责,以到圩面对军统特务的严刑拷问,她彻底丢弃往日的淑女形象,对敌人破口大骂。

 

钱溢飞,这个臭名昭著的军统特务头子要来见她,也许是他想在猎难濒死前,再享受一次折磨对方的快感。总之,对这个两手沾满血腥,代号“老六”的大特务,徐墨萍已下决心要和他周旋到底。

 

 

【P2】“祝你一路顺风,”长叹一声,钱溢飞的眼睛湿润了,“送你上路的……是你的同志,你……你不要恨他,行吗?”

 

“就在你被捕前,那份还未送出的情报,现已到达了延安。由此,几十名潜伏在我党内部的二处(军统)谍报员,从此下落不明。听到这个消息,你还有什么遗憾吗?”

“我不明白你说什么!”她望着钱溢飞的目光中,充满了诡异和不解。

 

 

【P4】他身穿将校呢军服,悠闲走出卧室……

 

 

【P5】认识钱溢飞的人,都知道钱老六杀人不眨眼。可他每次杀完人后,总要到澡堂泡个澡,再去“留香苑”听听“评弹”喝上几杯。据他所说,这叫驱“霉气”。

 

 

【P8】“可惜那些牺牲的同志,绝对都是好同志,虽说他们必死无疑,但每次都有我参与,这就是一笔糊涂帐。每当我闭上眼睛,那些同志就在我眼前晃来晃去。我不信鬼神,可说不清为什么总这样。再拖下去,不用敌人来收拾,我自己恐怕已经崩溃了。唉!我连自己是红是白都快分不清了。”

“六哥,你就是军统的王牌特务,你就是心狠手辣人人得以诛之的钱老六,你就是令所有共产党欲除之而后快的‘鬼子六’,明白没有?”

 

无奈耸耸肩,钱溢飞有些失落,“好吧,你说。”

“根据工作需要,从今天开始,我就要断绝和你的任何来往,你的代号不变,仍然叫‘风筝’,往后由老卢和你保持单线联系。”想一想,觉得还有些不放心,便又叮嘱道,“能证明你身份的红宝石戒指,必须妥善保管,一旦丢失,也只有我和老卢,才能证明你的存在。”

 

 

【P11】钱溢飞遇刺的消息不胫而走,外表古井无波的军统局,其内部却掀起不小的风浪。清晨,一些去报到的特务领到任务后,出门不约而同拐个小弯,来到陆军医院,向住院部三楼的特急病房默默望上一眼;公交车驶过医院正门,车上乘务员打开窗子,抬头向病房看上一眼,目光里充满了焦急和牵挂;持伞的行人,步行在正门前和街道上,掏出香烟点燃,眼角却徐徐瞥向窗帘紧闭的三楼……

 

【P26】卢运凯匆匆登上天鹅饭店二楼的西餐厅,看到悠闲自得、品红酒嚼牛排的钱溢飞,脸上有些不悦……

 

 

【P51】钱溢飞……领着气喘吁吁的美女记者,在当地部门的协助下,一连数日,主动投身于“革命的大生产运动”。

“你是说……那个看上去像教书先生的。。。这家伙还成,干起活儿有模有样,几个老庄稼把式都说,不在地头上酒几年汗,这是装不出来的。。。对了,他喜欢和老少爷们唠家常,越唠越近乎,就像多少年没内的乡亲。还有……他特别爱惜地,有时候攥着土发愣,一愣就是半天。”

 

 

【P104】钱溢飞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,似乎一路历经的风尘,令他有些疲倦。不过他的内衣,已被突然的冷汗完全湿透了。就在刚才,老郑展开字条的一刹那,他不经意望望车厢后镜,字条上一行倒字尽收眼底:……“共军‘风筝’已打入我高层……”暗暗倒吸一口气,身体霎时陷入一片冰凉。“糟糕,怎把这样的情报弄回来了?”

 

 

【P187】“没错,”闭上眼睛,徐百川内心似乎在进行着剧烈挣扎,“他就是赵简之,老六的兄弟……”

慢慢扭过头,紧绷着双唇,赵简之双眼死死盯住徐百川,嘴角不停地抽动……

“徐先生,谢谢你给我们提供的情报,以后关于钱溢飞的事儿,我们还会请教你,打扰了。”说着,项梅转过身,开始上下打量起面目狰狞的赵简之。

“徐百川!……你祖宗!”仰天一声悲鸣,赵简之跳脚大骂,“你他妈出卖六哥!你他妈居然出――卖――六――哥!!”

 

“我,赵简之!”目光中突然闪出一丝坚毅,那是一种充满着大无畏的精神,“……中国国民党党员!是坚定的‘三民主义’者!”

 

监牢内,赵简之挽着****,向南京方向郑重地敬了一个军礼,回过身,透过窗看泪眼磅礴的徐百川,淡淡一笑,随意转身,一头撞向坚硬的石壁……

 

 

【P224】“唉!该怎么证明自己的身份呢?”此时钱溢飞已是欲哭无泪,他叫天天不应,喊地地不灵,“难道这辈子就只能背个‘军统特务’的黑锅,整天生活在两头为难的夹缝中?唉!谁看在我曾为党出生入死的份上,给我个像老卢、墨萍那样――干干净净一死百了?”他现在是麻秆打狼两头怕――既不敢承认自己是共产党,又怕被当做军统特务一枪毙掉。“就地击毙,格杀勿论”那八个字,就像一把高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期这剑,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 

 

【P256】转念一想,钱溢飞又未免有些哭笑不得。领导的真实意图很明显:就是想把周志乾弄到钱溢飞的战略高度。不过这倒也没冤枉他,说他是钱溢飞,呵呵!他不就是钱溢飞吗?“行了,我也不用干别的,要脱罪,那就证明我自己不是反革命,不是钱溢飞吧!妈的,活了近四十年,最后还得一口咬定自己不是自己,这笑话闹大了……不对呀!如果钱溢飞不是我,那我是谁呀?……”现在的钱溢飞算是彻底进入了痴迷状态。若说民国时期他分不清自己是红是白,现如今,他连自己姓甚名谁都快忘了。

 

 

【P270】钱溢飞拖着沉重的脚镣,被看守带进一间僻静的小屋。这间屋子他很熟悉,充满了不堪回首的痛苦往事。当年,卢运凯就是在这间屋子,活生生牺牲在自己面前。屋内的陈设几乎都没变,只是少了那些令人不寒而栗的刑具。

一个戴着黑边眼镜的中年人,坐在当年毛齐五的位置,而自己当年的位置,则被一个陌生军人占据。

 

 

【272】“一言难尽,不过我是谁已经不重要,重要的是,党交给我的任务,即将完成。我很欣慰,也很疲惫,它困扰了我很多年,让我为之付出了很多。说句实话,可能你们都不会相信:就在这间屋子,我的同志为了掩护我完成任务,他活生生自杀在我面前。当时的情景我终生难忘,现在想想,还是无法接受这事实。可是没办法,干我们这一行儿的就是这样:如果党没叫你牺牲,那你就要千方百计保存自己、隐藏自己。哪怕是被自己同志误解,被自己人追杀,也必须不择手段咬牙生存下去。”说着,他凄然泪下,哽咽着又道:“像这种事情我经历过很多,无法一一列举,想想那些为我牺牲的同志,我没什么可委屈的,在敌人刀口下九死一生活过来的人,生死早就看开了。现在我坐的位置,就是当年为我牺牲的同志坐过的地方,罪有应得也好,功德圆满也罢,要杀要剐随你们。只是看在我一直为党出生入死的份上,别给我扣顶国民党特务的帽子,那顶帽子太大,我受用不起,也不会承受。好了,我说完了,你们还用问我是谁么?”一种超然的解脱感油然而生,钱溢飞擦擦眼泪向椅背上一靠,缓缓闭上眼睛。

 

 

【P287】“还有件事情我很奇怪。既然钱溢飞知道那枚戒指,可他为什么不知道用途?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文章?”

“这并不奇怪。当初交给他们戒指时,只告知这是证明身份的信物,至于该怎么用,为了保密,中央负责此事的同志并未交代。其实啊!这牧戒指说来也简单,它不过就是一件刻有特殊花纹的印章,如果印章上的花纹和档案中的吻合,再根据持有人的真实姓名,就能印证他是不是我们的人。”

 

“以你这么说,那钱溢飞应该是自己人喽?”

“不是不自己人结论尚早,老周,你应该知道我们这行儿有个不成文的规矩:在派出一个情报员的同时,不管他以后能不能回来,就当做他已经牺牲了。即便是他命大,侥幸能活下来,但我们也不可能完全信任他,要认真观察。”

 

“唉!这就是你们搞情报工作的……”

“干我们这一行儿,连命都不是自己的,还会在乎名誉么?普通情报员尚切如此,何况钱溢飞他这‘断线的风筝’?”

 

 

【P342】双方的枪声几乎同时响起,橘红色的曳光在杜孝先胸口打出三道血红,巨大的惯性将他撞得摇了几摇……

码头上彻底陷入了沉寂,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集中在这对称身上……

“孝先!”再也控制不住情绪,隐藏在礁石后的钱溢飞,悲怆地哀号一声。

站得很稳,血水顺着裤管,不多时便在地面汇成一滩血泊。枪口用力抵在麻包上,杜孝先的身体微微一阵轻曳:“六哥……兄……兄弟……不能……再……再保护你……”

 

 

【P382】“师父,您还是找机会把自己漂白了吧,再这样下去,恐怕到死那天您还是背着个骂名。”

 

“漂白?哪那么容易?如果我干净了,墨萍、卢运凯的死算怎么回事?是党错了还是我错了?”钱溢飞痛苦地说道,“为了我一个人的荣辱得失,就让国家承受那么大的负担,你觉得这可能吗?所以说我这件事还是算了吧,哪怕有一天我真要背负骂名走进坟墓,这也是自找的,与旁人无关。”

 

 

【P385】钱溢飞压低嗓音无奈地说道,“我是什么身份?反革命嫌疑犯,也就是说属于不审不判,悬在中间十三不靠的身份。我还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:被判二十年徒型的囚犯,只要能熬过刑期,还会有出头不之日那一天,可我呢?这顶帽子也许会被扣上一辈子,到死都摘不下来。那种不被人信任的滋味你体会不到,我曾多次暗示过老索,可他对待我的个人问题总是含糊其辞,为啥你知道么?因为我们这行儿有个不成文的规矩:派出的情报员,不管他以后能不能回来,就当做已经死了。即便他命大,侥幸活下来,没有证明也难以再得到完全信任,直到死去!”

 

 

【P392】钱溢飞在二战时期的经历,可以写出一本厚厚的纪实文学,其中主要的功绩都是针对日本法西斯的,是捅向日军大本营心脏的一把尖刀。

 

“他有什么资格对我失望?”

“这还用问吗?”周云鹏摇摇头,话语中流露出淡淡的苦涩,“他现在最大的心病,就是想活得像个人,可这些你能替他办到么?即便能办……可你能给他办么?”

“依你的意思,我是用人朝前不用朝后喽?”

“我没那么说。”

“老周啊!这不是我人格有问题,全世界你打听打听,对待像他这样的情报员,哪家情报机构不是这规矩?”

 

 

【P409】钱溢飞低声叫道,“情绪失控可是情报员的大忌!”

“……晓武啊,师父说过的话,也不见得都是正确的,这需要你自己在实战中慢慢体会……但和杨旭东相比,似乎还缺少了一样东西,这就是你超不过他的原因。”

“噢?我缺什么?”

“对理想的执著,也可以说是一种信仰,那是一种甘愿为理想而献身的信仰。缺少它,情报员就等于没有灵魂,这你懂吗?”

 

 

【P433】微风轻送,掠起钱溢飞那花白的头发。手在墓碑上默默抚动,突然间,一旁的坟头微微一动,就在钱溢飞惊愕不止的刹那,一只苍白的手掌慢慢探出坟包……

“你底是人还是鬼?”强打起精神,钱溢飞历声喝道。可是紧接着双方都不说话了,默默看着对方,看着对方那因激动而婆娑的泪眼。

“六哥……你是六哥,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的眼神……”

“杨……”

“六哥!”一声千回百转般的悲号,黑影双膝一软,跪行几步向他快速奔来。“六哥,你连我都认不出吗?我是你兄弟呀!你的兄弟呀!”

“旭东?杨旭东?”

二人紧紧抱在一起,挥泪如雨……

过了许久,杨旭东将钱溢飞轻轻推开,狠狠抹把眼泪,痛不欲生地问道,“六哥!我找了你十四年,足足十四年哪!你为啥不给兄弟带个口信?难道你出生入死的兄弟就这么不受待见?”

 

 

【P435】“旭东……”

“嗨!这哪是说话的地方?行了,您跟我走,好好找个地方,咱们兄弟不醉不归。”

眼角一热,钱溢飞再次凄然泪下……

“六哥,你这是干啥?兄弟我这不是好端端活着吗?虽说比不了过去,但总比那些脑袋都没保住的要强吧?”伸出乌黑的袖子,在钱溢飞脸上擦了擦,“能见你一面,就算叫我马上死也值了。”

“旭东,我对不起你们这些兄弟……”

 

“六……六哥……”强行咽下一口,他含糊不清地说道,“您……您腿脚不利索,一会儿无论发生什么,跟在兄弟后面千万别走散。”从怀中掏出手枪,正想悄悄推上子弹,突然间,杨旭东微微一颤,他惊呆了……

过了片刻,慢慢扭过头,顶顶抵在额前那冰冷的枪口,嚼嚼嘴里剩下的蛋糕,一口吐在地上……“六哥,这不是真的,对吗?”

“对不起,这是我的工作……”尽管在说话间,手枪依然被捏拿得很稳,但钱溢飞的语气却充满了无柰、痛苦和忏悔。

 

 

【P437】“谢谢!”睁开眼睛瞧瞧篮子里的熟肉,杨旭东微微一笑,“我记得四十六年咱们去共区,我还给你背过罐头。现在好了,你也请我吃肉,咱们两不相欠。”

 

“旭东,你别怪我,照你的话说这是各为其主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“怪你?呵呵!我怎么会怪你?”端起碗酒一饮而尽,擦擦嘴,瞧瞧面前那曾经生死与共的六哥,突然他将酒碗劈手砸在钱溢飞的脑门上……

 

“我怎么能怪你六哥?我有什么资格怪你六哥?”虎目含泪,杨旭东指着钱溢飞的鼻子大声喝道,“我可是替中华民国,替三民主义打你!你是共产党?啊?你他妈是共产党?六哥居然告诉我他是共产党!”直到现在杨旭东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,他宁愿相信六哥是背叛自己的信仰。

 

“旭东……”

“简之临死之前,他念念不忘的就是六哥,为了保护六哥,他不惜一头撞死!孝先是怎么死的?啊?我敢保证,他至死也不会背叛你六哥!可你倒好,说把我们扔下就扔下?说自己是共产党就可以把人情帐一笔勾销!这世间有这么做人的么?九泉之下你有何面目去见简之?你有何脸面叫孝先一声兄弟?呸!你他妈是什么东西?党国怎么会养了你这王八蛋!”

一口含血的浓淡结结实实地吐在钱溢飞的脸上,他没有去擦,含泪低头默默无语。

 

“你当初教育我们:要为三民主义流尽最后一滴血,可你是怎么做的?不愿意再为党国尽忠没有怪你,可你总不能把想尽忠的兄弟都坑了吧?啊?枉我还为你出生入死!枉我还有口吃的也不忘记你六哥!枉你还披了这身人皮!哈哈哈!哈哈哈!连六哥都背叛了三民主义,都背叛了三民主义!”

 

 

【P439】老索在钱溢飞床前整整守了两天,当他迷迷糊糊再次睁双眼时,发现这间病房并不陌生。十四年前,宝儿就是这里与他告别,从此下落不明;十四年前,他在这里曾握着老卢的手,告诫他“坚冰”的存在;同样是十四年前,戴老板为他这“军统精英”输进了自己的血……

 

 

【P447】“老卢走了,简之走了,孝先和旭东都走了,”指着自己的鼻子,钱溢飞惨然一笑,“可我还活着,我还活着……”

 

 

【P451】“你不是不钱溢飞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,你是我的丈夫。”在一个凄风苦雨的夜晚,项梅守着被打得奄奄一息的钱溢飞,含泪说道,“我革命了半辈子,什么都没剩下,唯一的财产就是你。如果有一天你也离我而去,那我的后半生还怎么过?”

 

 

【P455】:钱溢飞捧着干硬的窝窝头,足足啃了宿,待早晨开饭时,隔夜的窝头还剩下一点碎渣。谁也想不出他为什么连吃饭都精打细算,不过一个星期后,憋了许久的革命小将,望着越剩越多的窝窝头,忍不住对他提出质问:“你想绝食,还是想逃跑?”

摇摇头,钱溢飞脸上露出歉意。

“那你怎会越吃越少?”

 

“我可是一起在吃,没偷懒。”

“你还敢狡辩?哪有一口馍嚼上几百遍?”

“你问这个?”冲革命小将友好地笑了笑,张开满是食糜的嘴,红肿破溃的牙床上,居然没有一口完整的牙。

“你牙呢?”

“被上一拨儿小将敲掉了……”

 

 

【P458】“啪!”一条皮带迎面抽来,倒吸着凉气,剧痛难耐的钱溢飞晃晃着头,这才发现攻击自己的人,居然是打小就在他怀里撒娇的女儿。“你打我?”含着眼泪,向满脸怒容的桂芳颤声问道,“你居然敢打我?”

 

 

【P462】;钱溢飞注定要瞎一只眼睛,这是没办法的事情,在部队医院简单处置一番,虽说保住了性命,但内心的伤痛却永远也无法愈合了。女大不由爷,虎毒不食子,哪怕他再怎么心理不平衡,可这笔帐无论如何也不能从自己女儿身上讨还,这就是所谓的可怜天下父母心。

 

 

【P467】“您是说……她使用的电台,应该是您当初埋藏的那部?”

“这也是一九五二年我被捕后,台湾为什么很快知道‘周志乾被捕’的根据。”

“那现在的问题是:只要从她身边找出电台和邮票,就能证明她是特务。至于是不是‘坚冰’……嗯!估计八九不离十。”

 

“让我完成一个心愿吧……”

瞧瞧他床头的吊针,晓武始终也下不定决心。

“要不……我跟你领导谈一谈?”

“他们肯定不同意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你的身份,”说着,晓武忍不住哭了,“索部长在得知你的消息后,流着眼泪说:‘老钱为我们党作出过卓越贡献,可最终我们连给他个说法都不能,没办法,干我们这行儿的规矩,谁都不能破例’。”

 

钱溢飞不再执著了,风风雨雨一辈子,他总算悟出了这个道理:人不能与命斗。纵然使出浑身解数,最终也仅是摘去了右派帽子,却依然无法改变他被通缉的命运。“就地击毙,格杀勿论”那八个大字,也许在他死后,也会随之跟进骨灰盒里。

 

 

【P468】一九七九年中秋节那天晚上,门外终于响起了期盼已久的脚步声,但这明显不是一个人的脚步。项梅知道自己再也走不脱了,更何况,她原本也没打算走。“如果他爱我,就肯定是一个人进来,”心里这样想着,脸上便不知不觉地露出了一丝欣慰,“干我们这一行,什么都可以是假的,只有得不到那才是真的。”

 

“是啊!我一看到信封上的邮票照片,就证实了自己的推测,而你……一瞧见我的眼神,同样也什么都明白了。”

“我们这算不算心有灵犀?”

“也许世上没有比我们更般配的了。”眼泪夺眶而出,项梅微笑着抬起手臂,摸摸钱溢飞那满是疤痕的脸。

紧紧握着项梅的手,为她试去嘴角的泪珠。一声悠悠长叹,却道不尽心中的苦辣酸甜。“三十多年了,没想到我花费三十年去完成的任务,结果居然是这样。”

“便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,不是吗?”

点点头,凝视着对方,千言万语却再也吐不出一个字。

 

“‘坚冰’……”

微微一怔,咬了咬嘴唇,项梅随即反问:“‘风筝’?”

“为我们三十多年的交情,干杯吧……”

“你怎么能是国民党?”

“可你为什么是共产党?”

 

 

【P470】“我真愚蠢!我真愚蠢!”项梅拼命咬着牙,可无论如何也阻止不了那辛酸的眼泪,“虽然我早就知道你是钱溢飞,可直到现在,我也不敢相信你是共产党!不愧是军统的顶级特工,瞒天过海竟然能让你玩得出神入化!”

“我只是做自己该做的事!”无奈地笑了笑,钱溢飞感慨道,“早知道我是共产党,你就不会派常玉宽救我,对么?”

 

 

【P471】钱溢飞不知道自己是何时醒来的,当他再次睁开双眼,窗外响起《东方红》的报时音乐。晓武站在值班室,正在和医生争论着什么,看样子,他的情绪格外激动。

医院还是当年那座陆军医院,病房也是曾经的病房,只是守在他身边的人,已不再是肝胆相照的徐百川。

 

街道上的人群依旧川流不息,没有人向病房望上一眼,也不会再有谁登上小山,冲医院方向庄严地敬礼。人世间的是是非非、恩恩怨怨,就此浓墨一笔勾销。

 


 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这个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...
2018-01-09 15:55:41
...楼主...
459
76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3-06-16
发帖:103+923

【P472】“师父,您已经不是囚犯了,这点小事不用和我商量。”

“那好吧……”自嘲地笑了笑,他有些不好意思,“这多年来,我已经习惯了……”

 

“对了师父,索部长想要见您,”看看师父的表情,晓武鼓足勇气又道,“还有徐百川,他现在是全国****委员,一直都在打听您的下落。”

钱溢飞没说话,怔怔地,不知在想什么。当夜,他从病房悄然失踪了……

 

就在大家四处奔走,苦苦寻找他的下落时,钱溢飞来到江边,登上宝儿当年殉难的礁石,眼望滔滔东逝的江水,不由悲从心来,泪如雨注:“老卢,宝儿……”一阵含悲带血的凄述,就此泣不成声,“你们看到了吗?我完成任务了……三十多年来,我没辜负组织的期望……终于完成了任务,可是……你们都在哪儿呢?都在哪儿呢? ”

 

波光粼粼涛声依旧,回答他的,只有江面上那低沉的汽笛声……

 

 

【P473】仲秋过后的北京,已透露着浓浓的寒意。钱溢飞按照地址走进中央某部机关大院,当他突然出现在老索面前时,瞧着他那身打扮,老索忍不住落下眼泪:一身破旧卷毛的灰布中山装,裤子上还缝着补丁,眼见寒冬将至,可在他的双脚上,居然还穿着一双夏天的旧凉鞋。

 

“组织上不是给你补发过生活费吗?”

“墨萍、宝儿和老卢的坟都需要钱……”

“那你怎么不向组织申请?”

“国家有困难,我不能给国家添麻烦……”

含着泪,从钱溢飞手里接过红宝石戒指,老索哽咽得无法自己。

“这是我从周云的坟里挖出来的,当年给她入殓时,法医忽视了手指,把这东西当成普通饰物随她草草下葬了。”

扭下红宝石,蘸蘸印泥,在白纸上印下一个篆体的“风筝”字:“老钱,你的真实姓名我已经查到,只是……”看着老钱,老索痛不欲生,“……你还有其他要求么?组织上会尽量满足你。”

 

“不用为难了,这行的规矩我懂,能否恢复身份对我来说……已经不重要了……真的不重要了……”掏出火车票递给老索,这是一张张慢车硬座的换乘票。可怜的老钱,为了省下那为数不多的费用,硬生嚼着干粮从四川一站站捱到北京,“替我报了吧,回头用这钱给老卢他立座碑。活着的人有无身份并不重要,可牺牲的,怎么也该让后人知道:他们到底是为了谁?”

紧紧拥抱住钱溢飞,顷刻间,他的泪水便温透了那破旧单薄的衣衫……

 

“百年之后,希望组织能将我和他们埋在一起,有没有墓碑都行,我……我想他们……”

“我明白……我明白……我一定替你办到……”

 

钱溢飞为破获“坚冰”一案,足足隐姓埋名了三十二年,但自始到终他也未能恢复自己的真实身份。可他无怨无悔,因为这是他的职责――一名优秀的特工,必须要遵守的职责。

 

 

 

 

【P474】一缕秋风飒爽,满头华发的钱溢飞,目视那迎风招展的国旗,露出欣慰的笑容。随着国歌响起,他挺胸抬头,迎着和煦温暖的金色阳光,缓缓抬起手臂,向旗杆顶端的红旗庄严地敬了个军礼……

 

“我这一生,再也没有遗憾了,和那些牺牲的同志相比,至少我看到了这面红旗。对于一个隐秘战线的老兵来说,维护了至高无上的国家利益,这就是最高的荣誉……”

一九七九年十一月一日下午十三时十八分,从天安门广场归来的钱溢飞,因呕血突然晕倒在招待所,就此被立刻送往医院急救。

……

零时十八分,钱溢飞永远停止了呼吸……

他是带着笑容走的,作为一名隐秘战线上的老兵,他已无怨无悔。其生前贵为少将,死后却身无长物,唯一能留给后人的,也只有那份对待事业的执著。

……

三个月后,一九八O年初春,在山城市火葬场的骨灰保存间,多了一口崭新的骨灰盒。上面没有名字,没有照片,谁也不知道它的来历,只有在清明那天,一个从北京来的瘸子,   抱着它走到江边,悄悄地,将骨灰撒进滔滔的江水……

 

四个月后,一个姓文的归国华侨,在山城公墓荷香的坟前摆上了束万寿菊,拜了几拜,然后走到江边,停在袁宝儿当年罹难的礁石旁。

 

他四下看了看,随手从石下摸出一件油包。揭开包裹的防水布,看看油漆斑驳的电台,又从一旁拾起残破不堪的密码本。翻了翻,一枚持有特殊锯齿的邮票,被他捏在手中。将邮票翻转,背面映出清晰的小字:“风筝”,系原保密局少将处长钱溢飞……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这个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...
2018-01-09 15:56:06
...1楼...
x
引用20楼@ 特雷西00 发表的:

首先,请你以一种,团成一个团的姿势,然后,慢慢地比较圆润的方式,离开这座让你讨厌的城市,或者讨厌的人的周围首先,请你以一种,团成一个团的姿势,然后,慢慢地比较圆润的方式,离开这座让你讨厌的城市,或者讨厌的人的周围

回复主题 返回kds宽带山
主题: 小说《风筝》印象最深刻片段
热门文章排行
  1. 本周
  2. 本月
热门产品排行
  1. 本周
  2. 本月
  • 扫描关注官方微信
  • 扫描下载客户端

短信

x

你可以发私信给一个或多个听众。默认不能发给非听众,除非对方设置了允许。

收信人:
内容:
插入:  发送 
  • 默认

帖子奖分

奖分者: ( )

得分者:

奖励分值:您今日还有 3 点分值可以奖励 [ 20 点奖分可自动换取 1 点PP]

看不清楚吗?点击更换一张

请输入4位有相同表情的数字

验证码:看不清楚吗?点击更换一张

奖分理由:

删除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当事人要求删除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理由:

扣除hp值:

宽带山警务室

用户反馈

        

内容:

已报名参加的人员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