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1] 
点击: 33742  回复: 3  已被0人收藏

 我在昆山挖黄鳝

41
0
来自:保密
注册:2017-10-08
发帖:27+1

20几年前,我妻子的姐姐和姐夫要去昆山打工,我的妻子像个小孩子那样说:“我也要去。”我的妻子任性,蛮横不讲理。
  现在经常有人问我,“张祥前,你有几个孩子?”
  “三个。”我经常这么回答。
  “我们就一男一女两个孩子,哪有三个。”妻子纠正。
  “你也是孩子,你智商不如孩子,任性程度孩子远远的不如你,你一会儿东风,一会儿西风,计划没有变化快,啥原因都没有整天吵吵闹闹的,无风三尺浪,你还不如小孩子。”
  “昆山太远了,你两个人都严重晕车,还是不要去。”家人都劝我妻子不要去。
  “我就要去昆山,你们能够把我怎么样?”妻子和我们较上了劲。
  “那我就跟你一起去。”我特别害怕晕车,不想去,但是,知道妻子任性,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,什么话都说得出口,又难以与人相处,只好硬着头皮去昆山。
  我和妻子,妻子的姐姐、姐夫,还有姐夫的弟弟老三、老三的妻子一共六个人上路了。出发时候我称了一下体重,由于严重的晕车,到了无锡,真的想从车上跳下去,到了昆山,体重一下地减轻11斤,真是苦不堪言啊。
  我们六个人把房子租好后,开伙在一起,饭吃过后,男人都去找工作。老三和他妻子很快在饭店找到了工作,他们马上另外开伙了。
  我和姐夫继续找事情做,主要想在工地上找活做,工地老板说我眼睛看人是毒毒的目光,不像好人,都不要我们。
  一连几天,我们都没有把工作找好,我们带的钱都不多,找不到工作,就没有钱,在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结果意味什么,这个我们都清楚。我和姐夫都有些泄气,回来都不说话,倒头就睡,妻子马上就说后悔不该来昆山,在家听人说昆山找钱容易得很啊,好像昆山地上都铺着钱。
  一次我骑着房东的自行车找工作的途中,看到了路边的水渠里好像有黄鳝洞,因为我在老家挖了几年黄鳝,回来对姐夫他们说准备去挖黄鳝。
  “黄鳝30—40元一斤,一天挖一斤黄鳝就行了。”姐夫来了精气神。
  “这么贵?我们安徽老家只有7—8元一斤。”我有些不相信。下午我带着锹和方便袋,来到上午看到的水渠,很快挖了5条黄鳝,3条大的,每一条都超过1斤,小的很小。可惜回来途中,从方便袋里逃跑了2条大的,就这样回去仍然卖了40多元钱。那时候在工地上干小工工钱都10元一天,所以,姐夫和妻子他们都很高兴。
  首战告捷,姐夫和我一道去挖黄鳝,可惜他没有经验,我几乎每天都可以卖100多元,而他经常空手而归。有一次,我在一个小荡里发现了一个大黄鳝洞,可惜通水里,我准备放弃,姐夫说,我来抓住它,他花一上午时间用安全帽把荡里的水全部舀出去,把那个大黄鳝抓住,回去卖了40多元,他非常开心,吵着要喝酒。
  后来,我越战越勇,姐夫太差劲,常常空手而归,他主要是找不到黄鳝洞,搞不清哪里有黄鳝。最后,他终于不肯出去挖黄鳝了,窝在出租房里。
  有一次,我妻子用高压锅煮饭,姐夫说饿了要吃饭,用手揭高压锅,被我妻子训斥:“饭还没有好,揭什么揭,吃个饭就这么急啊!?”
  姐夫恼羞成怒,把高压锅连饭猛的摔出去,饭撒了一地。我刚好从外面挖黄鳝回来,姐夫正在气头上,对着我的妻子和他自己的妻子大吼,看见我后,他猛然耷拉着头,垂下眼皮,不说话了。
  我很清楚他当时的心里,在这4个人中,目前只有我一个人在挣钱,如果没有我的挖黄鳝,大家现在吃饭都有问题了,他觉得对不起我,不敢直视我。
  我一声不吭,把高压锅捡起来,淘米煮饭,事后,姐夫说,“你忍耐心真好,那种情况下任何人都要说几句的。”
  有一次,妻子无端辱骂我一个多小时,我一声不吭,姐夫说,“你的忍耐这个世界上少有,任何一个男人肯定要把她揍一顿的。”
  老三听说我挖黄鳝很来钱,他要和我一起去挖黄鳝,他说,“饭店工资不高,老板还整天对老子吼,老子不干了,挖黄鳝,赚钱还自由。”
  到了田野,老三大喊,“阿---阿前,我们发财了,你看这么多黄鳝洞啊!”
  “你仔细看清楚了,这些都是小龙虾洞。”
  老三一上午一条黄鳝都没有挖着,他说饿了,要找饭店吃饭。我想找一个小饭店吃饭,只要花钱不多吃饱了就行。可是老三大踏步的走进一个大饭店,在吧台上猛击一拳头,老三1.8米大个,力气巨大,吧台上的东西蹦的老高。
  他像张飞般的大吼一声,“把最便宜的菜拿来!”
  我听了肚子都笑得疼,老板娘吓得不轻,战战兢兢的说,“最便宜的只有八骨面【就是排骨面】。”
  “那你就上八骨面。”
  我和老三一人一碗面条,里面一个排骨,老三边吃边时不时的用巨大的、牛一样的眼睛瞪老板娘,老板娘被他瞪的心里发毛,战战兢兢地又给他碗里添一块排骨。最后算钱时候,我和老三都是一样的,那个排骨没有算钱。
  老三干了一天,又回到饭店,挖黄鳝这个活他拿不了。
  我在安徽老家挖黄鳝,经常受到农民训斥和干涉,“搞鱼摸虾,误了庄稼,”“不想干活的懒汉”,“把水沟挖得难看死了”。
  而江苏人没有一个人干涉,但是江苏人好奇心强,我挖黄鳝时候经常引来许多人观看,有一次,一个人一只手和一只脚都缠住绷带,他拖着一个椅子看我挖黄鳝,整整看一上午。
  有一次,一家人看我挖黄鳝,他们的儿子说,“这个人是天文学家,寻找天外陨石的。”
  他们的父亲说,“地质勘探的,绝对没错。”
  母亲说,“我分析可能是寻找地下文物的。”
  他们的女儿说,“这个人可能是在寻找地下黄金珠宝,没准几天就可以发现一个钻石,很大的宝石啊。我也想寻找宝石,最好一天能够发现几个宝石,爸妈我一个人送一个给你们,我最喜欢蓝宝石,如果发现不是蓝宝石,是其他宝石,我就送给同学。”
  “送给我吧。”儿子说。
  “就不给你,一个都不给你,你想的美。”
  他们的爷爷用很权威的话说,“这个人是在搅【昆山方言,挖的意思】甲嗡【昆山方言,意思是甲鱼】。”
  他们的奶奶哈哈大笑,爷爷问,“老特务【昆山方言,意思是老奶、老婆的意思】你笑什么?”
  “这个人就是在搅龙活【昆山方言,小龙虾的意思】,你们都是猜错啦。”奶奶很得意的样子哈哈大笑。
  当我把一条大黄鳝挖出来,他们大声惊呼,“奥,原来这个人是搅黄鱼【昆山方言,黄鳝的意思】的!”
  有一次,我挖一个黄鳝洞,通麦田里,我准备放弃,一个人端着碗吃饭,伸着头看着,看我要走,说,“为什么不搅【挖】了?”
  “通麦田里,会伤人家的麦子的。”
  “这个麦子是我家的。”这个人放下碗,把麦子拔了,说,“现在你搅吧。”
  江苏人真是有意思,为了看稀奇,不在乎庄稼。当我把大黄鳝挖出来,这个人连连惊呼,“没有看过这么大的黄鳝。”
  昆山黄鳝数量少,但是一斤以上的大黄鳝很多,这个是什么原因呢,后来江苏用黄鳝笼装黄鳝的人告诉我们,小黄鳝和中等黄鳝都被笼子装去了,大黄鳝只要用小半截身体就可以钻进笼子里,把笼子里的食物吃光,然后安全返回,而不太大的黄鳝身体全部进去了,就不能够出来了,小命玩玩。
  挖黄鳝是一个技术活,你要准确地判断那个地方有黄鳝,乱挖累得要死,反而没有收获。
  有些人胡乱挖,我们可以从他们挖的方式看得出来,有时候他们已经挖到了黄鳝洞,却放弃了,所以我们会在他们挖的痕迹上继续寻找,往往大有收获。而遇到高手挖的干净利索的痕迹,我们掉头就走,高手都是节省体力的,不会盲目的胡乱挖的。
  有4个凤阳人合伙挖黄鳝,和我经常碰面,他们4个人经常挖的黄鳝不如我一个人多,他们看见我都伸出大拇指,称我是大内高手。
  有一次,一个凤阳人,50—60岁的样子,发现一个大黄鳝洞,这个大黄鳝非常狡猾,自己把自己的洞封起来,洞是断断续续的。
  这个凤阳老头知道这儿有大黄鳝,恋恋不舍的放弃,我迅速的跳下去,准备挖。
  “等一等,我要再挖一边。”
  这个凤阳人又下去忙活了一阵子,仍然没有收获,只好离开。我跳下坑去,几分钟的时间就把这个一斤多重的大黄鳝抓住,这个凤阳老人折回来,叹口气,说自己老了,眼睛不好使了。我看到了他失望的样子,心里也觉得有些不好受。我感觉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竞争的,而竞争就有残酷性,只怪中国的底层老百姓生存不容易。
  在昆山挖黄鳝的最多的是苏北人,有男有女,他们人很老实,但是手段是最差的,安徽凤阳人手段马马虎虎的,真正的高手是舒城人,他们的活都是干净利索的。舒城人厉害,但是人品差,做违法事情的人也不少。
  和我们租住在一个大院的有山东人,苏北 ,舒城人等。山东女人可以连续几天不洗澡,她们把没有洗干净的内衣晒在妻子他们栓的绳子上,妻子她们不高兴,说了几句,山东男人和女人操起木棍,要打妻子她们,她们吓得躲进屋里。
  有一次山东人从我手中借一个热得快,搞坏了,他送给我时候说明天买一个新的还我,我说,“搞错了,你拿的本来就是坏的。”我又递给他一个热得快,这个山东人心里知道我怕他难堪,故意说是坏的,因为他已经使用了几天。这些山东人对我有好感,以后,我们处的关系很好,他们是卖菜的,经常把剩余的菜从我们门底塞进来。
  后来我们老家又来了许多人,有几个人就和我们住对面。我妻子兴奋的说,“老家来了许多人,有小老虎,小兵也来了,你知道小兵是谁?以前使劲追我的那个人啊,我怎么就没有答应他,却嫁给你了,真是奇怪。”
  我觉得妻子毫无心眼,如果我遇到了自己的相好,绝对不会告诉妻子的。
  小老虎和小兵他们穿戴干净漂亮,赚钱的唯一方式就是偷和抢,还有几个我们老家女孩跟着他们屁股后面混吃喝,妻子和他们聊天说,我家阿前叫他挖黄鳝时候偷点蔬菜他都不干,偷别的东西他就更不干了。小兵看到我,轻蔑地对我妻子说,“你就跟了这么个男人,整天挖黄鳝,一身涝稀泥。”
  有一次,我们晚上睡觉时候,昆山联防队和****查房,到了我们房间,看到了我的挖黄鳝的泥锹,说,“这户是挖下水道的,或者工地上挖基础的,没有问题的。”
  看到妻子的姐夫他们房间的炒锅、碟子碗、一次性饭盒、炉子等,他们说:“这一户是卖呀宵【夜宵、大排档的意思】的,没有问题。”
  看到了小兵他们的房间,他们晚上都出去活动了,不在里面,门紧锁着,联防队用手电筒照几下,说,“这一户没有劳动工具,有许多啤酒瓶,装卤菜的方便袋,这一户大大的有问题。”
  后来,这些****经常监视他们,有一天,妻子慌慌张张的说小老虎、小兵他们被抓了,我心里说好,嘴里随便“嗯”了一声,没有对妻子说什么。
  我以为小兵和小老虎他们只是小偷小摸的被抓起来,哪知道他们是抢劫过程中杀了人,首先抓住了小老虎,****严刑拷打小老虎,终于撬开了小老虎的嘴,把其余的人统统抓住,小兵已经逃回老家都被抓了回去。
  小老虎和另外一个人被判死刑,可怜小老虎18周岁刚过,枪毙的时候腿被打坏了,露出20多公分长的白骨,被人搀着上了刑场的。

  我总觉得江苏人素质比安徽人高,比较文明,江苏人对我说,“我们以前腌制的鱼呀、肉啊,就放在外面,你们安徽人来了就不行了,统统的偷去,现在只好每天都要拿出去,晚上收回来,麻烦的不得了。”
  但是,江苏人随地小便,让安徽人是大吃一惊。我看到菜市场卖肉的,转身就对着他肉摊后面的墙壁上小便,回头面对我们是面不改色。
  有一次,我和我们老家一对小夫妻在路上走,一个江苏人老人,当着我们的面就小便,这对夫妻中的男人大喊一声,“老家伙,把你吊给杀掉!”。这个老年人吓得尿没有完就缩了回去。
  昆山的农村厕所很简陋,蹲在上面和露天没有什么区别,而昆山的女人可以面不改色的蹲在你对面解大便,安徽男人实在是受不了,往往屎没有拉完就匆忙离开。
  有一次我挖黄鳝,中午在一个小饭店吃饭,来两个舒城张木桥人,是工地上干活的。他们一人夹了个卤猪尾巴,“老板多少钱?”
  “20。”老板战战兢兢地说。
  “什么,胡扯。”
  “15.”
  “到底多少”。
  “给10块昂力【10块钱的意思】吧”
  这两个人把10块钱丢下,嚼着猪尾巴就走了。
  “你为什么这么怕他们?”我问饭店老板。
  “这些人是舒城张木桥人,这么冷的天他们还下水洗澡,这些人不是人啊。”安徽人在江苏人眼里简直就是野蛮人了。
  我在昆山站稳了脚跟,想在昆山发展,可是我妻子看到我们门口人回家,像小孩那样吵着要会回去,这样我们又稀里糊涂的回了老家,结束了昆山挖黄鳝的经历。

楼主发言:1次 发图:0张 | 更多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这个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...
2018-01-13 18:36:08
...楼主...
604
1
来自:上海
注册:2010-07-25
发帖:14+405

有点意思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这个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...
2018-01-13 18:47:58
...1楼...
314
0
来自:保密
注册:2016-11-25
发帖:0+229

😄😄😄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这个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...
2018-01-14 22:04:50
...2楼...
776
20
来自:上海
注册:2008-11-25
发帖:18+103

wx81ytqw6d[wx81ytqw6d] 楼主

20几年前,我妻子的姐姐和姐夫要去昆山打工,我的妻子像个小孩子那样说:“我也要去。”我的妻子任性,蛮横不讲理。
  现在经常有人问我,“张祥前,你有几个孩子?”
  “三个。”我经常这么回答。
  “我们就一男一女两个孩子,哪有三个。”妻子纠正。
  “你也是孩子,你智商不如孩子,任性程度孩子远远的不如你,你一会儿东风,一会儿西风,计划没有变化快,啥原因都没有整天吵吵闹闹的,无风三尺浪,你还不如小孩子。”
  “昆山太远了,你两个人都严重晕车,还是不要去。”家人都劝我妻子不要去。
  “我就要去昆山,你们能够把我怎么样?”妻子和我们较上了劲。
  “那我就跟你一起去。”我特别害怕晕车,不想去,但是,知道妻子任性,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,什么话都说得出口,又难以与人相处,只好硬着头皮去昆山。
  我和妻子,妻子的姐姐、姐夫,还有姐夫的弟弟老三、老三的妻子一共六个人上路了。出发时候我称了一下体重,由于严重的晕车,到了无锡,真的想从车上跳下去,到了昆山,体重一下地减轻11斤,真是苦不堪言啊。
  我们六个人把房子租好后,开伙在一起,饭吃过后,男人都去找工作。老三和他妻子很快在饭店找到了工作,他们马上另外开伙了。
  我和姐夫继续找事情做,主要想在工地上找活做,工地老板说我眼睛看人是毒毒的目光,不像好人,都不要我们。
  一连几天,我们都没有把工作找好,我们带的钱都不多,找不到工作,就没有钱,在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结果意味什么,这个我们都清楚。我和姐夫都有些泄气,回来都不说话,倒头就睡,妻子马上就说后悔不该来昆山,在家听人说昆山找钱容易得很啊,好像昆山地上都铺着钱。
  一次我骑着房东的自行车找工作的途中,看到了路边的水渠里好像有黄鳝洞,因为我在老家挖了几年黄鳝,回来对姐夫他们说准备去挖黄鳝。
  “黄鳝30—40元一斤,一天挖一斤黄鳝就行了。”姐夫来了精气神。
  “这么贵?我们安徽老家只有7—8元一斤。”我有些不相信。下午我带着锹和方便袋,来到上午看到的水渠,很快挖了5条黄鳝,3条大的,每一条都超过1斤,小的很小。可惜回来途中,从方便袋里逃跑了2条大的,就这样回去仍然卖了40多元钱。那时候在工地上干小工工钱都10元一天,所以,姐夫和妻子他们都很高兴。
  首战告捷,姐夫和我一道去挖黄鳝,可惜他没有经验,我几乎每天都可以卖100多元,而他经常空手而归。有一次,我在一个小荡里发现了一个大黄鳝洞,可惜通水里,我准备放弃,姐夫说,我来抓住它,他花一上午时间用安全帽把荡里的水全部舀出去,把那个大黄鳝抓住,回去卖了40多元,他非常开心,吵着要喝酒。
  后来,我越战越勇,姐夫太差劲,常常空手而归,他主要是找不到黄鳝洞,搞不清哪里有黄鳝。最后,他终于不肯出去挖黄鳝了,窝在出租房里。
  有一次,我妻子用高压锅煮饭,姐夫说饿了要吃饭,用手揭高压锅,被我妻子训斥:“饭还没有好,揭什么揭,吃个饭就这么急啊!?”
  姐夫恼羞成怒,把高压锅连饭猛的摔出去,饭撒了一地。我刚好从外面挖黄鳝回来,姐夫正在气头上,对着我的妻子和他自己的妻子大吼,看见我后,他猛然耷拉着头,垂下眼皮,不说话了。
  我很清楚他当时的心里,在这4个人中,目前只有我一个人在挣钱,如果没有我的挖黄鳝,大家现在吃饭都有问题了,他觉得对不起我,不敢直视我。
  我一声不吭,把高压锅捡起来,淘米煮饭,事后,姐夫说,“你忍耐心真好,那种情况下任何人都要说几句的。”
  有一次,妻子无端辱骂我一个多小时,我一声不吭,姐夫说,“你的忍耐这个世界上少有,任何一个男人肯定要把她揍一顿的。”
  老三听说我挖黄鳝很来钱,他要和我一起去挖黄鳝,他说,“饭店工资不高,老板还整天对老子吼,老子不干了,挖黄鳝,赚钱还自由。”
  到了田野,老三大喊,“阿---阿前,我们发财了,你看这么多黄鳝洞啊!”
  “你仔细看清楚了,这些都是小龙虾洞。”
  老三一上午一条黄鳝都没有挖着,他说饿了,要找饭店吃饭。我想找一个小饭店吃饭,只要花钱不多吃饱了就行。可是老三大踏步的走进一个大饭店,在吧台上猛击一拳头,老三1.8米大个,力气巨大,吧台上的东西蹦的老高。
  他像张飞般的大吼一声,“把最便宜的菜拿来!”
  我听了肚子都笑得疼,老板娘吓得不轻,战战兢兢的说,“最便宜的只有八骨面【就是排骨面】。”
  “那你就上八骨面。”
  我和老三一人一碗面条,里面一个排骨,老三边吃边时不时的用巨大的、牛一样的眼睛瞪老板娘,老板娘被他瞪的心里发毛,战战兢兢地又给他碗里添一块排骨。最后算钱时候,我和老三都是一样的,那个排骨没有算钱。
  老三干了一天,又回到饭店,挖黄鳝这个活他拿不了。
  我在安徽老家挖黄鳝,经常受到农民训斥和干涉,“搞鱼摸虾,误了庄稼,”“不想干活的懒汉”,“把水沟挖得难看死了”。
  而江苏人没有一个人干涉,但是江苏人好奇心强,我挖黄鳝时候经常引来许多人观看,有一次,一个人一只手和一只脚都缠住绷带,他拖着一个椅子看我挖黄鳝,整整看一上午。
  有一次,一家人看我挖黄鳝,他们的儿子说,“这个人是天文学家,寻找天外陨石的。”
  他们的父亲说,“地质勘探的,绝对没错。”
  母亲说,“我分析可能是寻找地下文物的。”
  他们的女儿说,“这个人可能是在寻找地下黄金珠宝,没准几天就可以发现一个钻石,很大的宝石啊。我也想寻找宝石,最好一天能够发现几个宝石,爸妈我一个人送一个给你们,我最喜欢蓝宝石,如果发现不是蓝宝石,是其他宝石,我就送给同学。”
  “送给我吧。”儿子说。
  “就不给你,一个都不给你,你想的美。”
  他们的爷爷用很权威的话说,“这个人是在搅【昆山方言,挖的意思】甲嗡【昆山方言,意思是甲鱼】。”
  他们的奶奶哈哈大笑,爷爷问,“老特务【昆山方言,意思是老奶、老婆的意思】你笑什么?”
  “这个人就是在搅龙活【昆山方言,小龙虾的意思】,你们都是猜错啦。”奶奶很得意的样子哈哈大笑。
  当我把一条大黄鳝挖出来,他们大声惊呼,“奥,原来这个人是搅黄鱼【昆山方言,黄鳝的意思】的!”
  有一次,我挖一个黄鳝洞,通麦田里,我准备放弃,一个人端着碗吃饭,伸着头看着,看我要走,说,“为什么不搅【挖】了?”
  “通麦田里,会伤人家的麦子的。”
  “这个麦子是我家的。”这个人放下碗,把麦子拔了,说,“现在你搅吧。”
  江苏人真是有意思,为了看稀奇,不在乎庄稼。当我把大黄鳝挖出来,这个人连连惊呼,“没有看过这么大的黄鳝。”
  昆山黄鳝数量少,但是一斤以上的大黄鳝很多,这个是什么原因呢,后来江苏用黄鳝笼装黄鳝的人告诉我们,小黄鳝和中等黄鳝都被笼子装去了,大黄鳝只要用小半截身体就可以钻进笼子里,把笼子里的食物吃光,然后安全返回,而不太大的黄鳝身体全部进去了,就不能够出来了,小命玩玩。
  挖黄鳝是一个技术活,你要准确地判断那个地方有黄鳝,乱挖累得要死,反而没有收获。
  有些人胡乱挖,我们可以从他们挖的方式看得出来,有时候他们已经挖到了黄鳝洞,却放弃了,所以我们会在他们挖的痕迹上继续寻找,往往大有收获。而遇到高手挖的干净利索的痕迹,我们掉头就走,高手都是节省体力的,不会盲目的胡乱挖的。
  有4个凤阳人合伙挖黄鳝,和我经常碰面,他们4个人经常挖的黄鳝不如我一个人多,他们看见我都伸出大拇指,称我是大内高手。
  有一次,一个凤阳人,50—60岁的样子,发现一个大黄鳝洞,这个大黄鳝非常狡猾,自己把自己的洞封起来,洞是断断续续的。
  这个凤阳老头知道这儿有大黄鳝,恋恋不舍的放弃,我迅速的跳下去,准备挖。
  “等一等,我要再挖一边。”
  这个凤阳人又下去忙活了一阵子,仍然没有收获,只好离开。我跳下坑去,几分钟的时间就把这个一斤多重的大黄鳝抓住,这个凤阳老人折回来,叹口气,说自己老了,眼睛不好使了。我看到了他失望的样子,心里也觉得有些不好受。我感觉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竞争的,而竞争就有残酷性,只怪中国的底层老百姓生存不容易。
  在昆山挖黄鳝的最多的是苏北人,有男有女,他们人很老实,但是手段是最差的,安徽凤阳人手段马马虎虎的,真正的高手是舒城人,他们的活都是干净利索的。舒城人厉害,但是人品差,做违法事情的人也不少。
  和我们租住在一个大院的有山东人,苏北 ,舒城人等。山东女人可以连续几天不洗澡,她们把没有洗干净的内衣晒在妻子他们栓的绳子上,妻子她们不高兴,说了几句,山东男人和女人操起木棍,要打妻子她们,她们吓得躲进屋里。
  有一次山东人从我手中借一个热得快,搞坏了,他送给我时候说明天买一个新的还我,我说,“搞错了,你拿的本来就是坏的。”我又递给他一个热得快,这个山东人心里知道我怕他难堪,故意说是坏的,因为他已经使用了几天。这些山东人对我有好感,以后,我们处的关系很好,他们是卖菜的,经常把剩余的菜从我们门底塞进来。
  后来我们老家又来了许多人,有几个人就和我们住对面。我妻子兴奋的说,“老家来了许多人,有小老虎,小兵也来了,你知道小兵是谁?以前使劲追我的那个人啊,我怎么就没有答应他,却嫁给你了,真是奇怪。”
  我觉得妻子毫无心眼,如果我遇到了自己的相好,绝对不会告诉妻子的。
  小老虎和小兵他们穿戴干净漂亮,赚钱的唯一方式就是偷和抢,还有几个我们老家女孩跟着他们屁股后面混吃喝,妻子和他们聊天说,我家阿前叫他挖黄鳝时候偷点蔬菜他都不干,偷别的东西他就更不干了。小兵看到我,轻蔑地对我妻子说,“你就跟了这么个男人,整天挖黄鳝,一身涝稀泥。”
  有一次,我们晚上睡觉时候,昆山联防队和****查房,到了我们房间,看到了我的挖黄鳝的泥锹,说,“这户是挖下水道的,或者工地上挖基础的,没有问题的。”
  看到妻子的姐夫他们房间的炒锅、碟子碗、一次性饭盒、炉子等,他们说:“这一户是卖呀宵【夜宵、大排档的意思】的,没有问题。”
  看到了小兵他们的房间,他们晚上都出去活动了,不在里面,门紧锁着,联防队用手电筒照几下,说,“这一户没有劳动工具,有许多啤酒瓶,装卤菜的方便袋,这一户大大的有问题。”
  后来,这些****经常监视他们,有一天,妻子慌慌张张的说小老虎、小兵他们被抓了,我心里说好,嘴里随便“嗯”了一声,没有对妻子说什么。
  我以为小兵和小老虎他们只是小偷小摸的被抓起来,哪知道他们是抢劫过程中杀了人,首先抓住了小老虎,****严刑拷打小老虎,终于撬开了小老虎的嘴,把其余的人统统抓住,小兵已经逃回老家都被抓了回去。
  小老虎和另外一个人被判死刑,可怜小老虎18周岁刚过,枪毙的时候腿被打坏了,露出20多公分长的白骨,被人搀着上了刑场的。

  我总觉得江苏人素质比安徽人高,比较文明,江苏人对我说,“我们以前腌制的鱼呀、肉啊,就放在外面,你们安徽人来了就不行了,统统的偷去,现在只好每天都要拿出去,晚上收回来,麻烦的不得了。”
  但是,江苏人随地小便,让安徽人是大吃一惊。我看到菜市场卖肉的,转身就对着他肉摊后面的墙壁上小便,回头面对我们是面不改色。
  有一次,我和我们老家一对小夫妻在路上走,一个江苏人老人,当着我们的面就小便,这对夫妻中的男人大喊一声,“老家伙,把你吊给杀掉!”。这个老年人吓得尿没有完就缩了回去。
  昆山的农村厕所很简陋,蹲在上面和露天没有什么区别,而昆山的女人可以面不改色的蹲在你对面解大便,安徽男人实在是受不了,往往屎没有拉完就匆忙离开。
  有一次我挖黄鳝,中午在一个小饭店吃饭,来两个舒城张木桥人,是工地上干活的。他们一人夹了个卤猪尾巴,“老板多少钱?”
  “20。”老板战战兢兢地说。
  “什么,胡扯。”
  “15.”
  “到底多少”。
  “给10块昂力【10块钱的意思】吧”
  这两个人把10块钱丢下,嚼着猪尾巴就走了。
  “你为什么这么怕他们?”我问饭店老板。
  “这些人是舒城张木桥人,这么冷的天他们还下水洗澡,这些人不是人啊。”安徽人在江苏人眼里简直就是野蛮人了。
  我在昆山站稳了脚跟,想在昆山发展,可是我妻子看到我们门口人回家,像小孩那样吵着要会回去,这样我们又稀里糊涂的回了老家,结束了昆山挖黄鳝的经历。

楼主发言:1次 发图:0张 | 更多


你家女儿的事怎么样了?还吵架吗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这个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...
2018-01-14 22:24:44
...3楼...
x
引用20楼@ 特雷西00 发表的:

首先,请你以一种,团成一个团的姿势,然后,慢慢地比较圆润的方式,离开这座让你讨厌的城市,或者讨厌的人的周围首先,请你以一种,团成一个团的姿势,然后,慢慢地比较圆润的方式,离开这座让你讨厌的城市,或者讨厌的人的周围

回复主题 返回kds宽带山
主题: 我在昆山挖黄鳝
热门文章排行
  1. 本周
  2. 本月
热门产品排行
  1. 本周
  2. 本月
  • 扫描关注官方微信
  • 扫描下载客户端

短信

x
收信人:
内容:
插入:  发送 
  • 默认

帖子奖分

奖分者: ( )

得分者:

奖励分值:您今日还有 3 点分值可以奖励 [ 20 点奖分可自动换取 1 点PP]

看不清楚吗?点击更换一张

请输入4位有相同表情的数字

验证码:看不清楚吗?点击更换一张

奖分理由:

删除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当事人要求删除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理由:

扣除hp值:

宽带山警务室

用户反馈

        

内容:

已报名参加的人员: